故事最新文章
  • 巫奉微小说2019-03-20

    他是常轩国高贵的王,方灵转。她是常轩国卑贱的巫神,巫奉。他们相爱,不被认可。这其中隔着的不是万水千山,而是他的江山。她曾问他:“灵转,若弃了这天下同我做一世夫妻...

  • 乡村爱情微小说2019-03-20

    卖货郎的拨浪鼓一响。就连村口老柳树上那只上了岁数的老鸦也扑楞楞惊叫起来。何况是我们这些孩子?于是,我们都跑出来,围着他推的那辆木轮轱辘车,偶尔有孩子能够用酒瓶什...

  • 白年合和白年好微小说2019-03-20

    白年合和白年好结婚后不长时间就离婚了。白年合和白年好婚后和许多夫妻一样,油盐酱醋,锅碗瓢盆,丁丁当当地过日子。树老根多,人老啰嗦。白年合的爹、娘隔三差五从乡下打...

  • 奶茶清香的微小说2019-03-20

    慵懒的午后,我来到街上闲逛,盛夏的阳光折射在地面上。洒水车路过泊油路,一团团雾气飘着,随着蒸发,融于空气当中。今天挺蛮热啊。慢慢沿着小路边走着,商场里的空调开得...

  • 以羊替牛历史典故2019-03-20

    古时候,人们每到一定的日子,都要在祠庙里举行一种祭祀仪式,以表示对神灵的虔诚、求得神灵的庇佑,这种祭祀仪式叫“祭钟”。每逢祭钟时,不是要杀一头牛,就是要杀一只羊...

  • 被逼住院微小说2019-03-20

    小华在单位干办公室副主任许多年了,一直谋划着把“副”字去掉,最近机会来了。国庆节的晚上,他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局长家。右手刚触及到局长家的门铃,对面王主任家出来一伙...

  • 第二枚结婚戒指微小说2019-03-20

    这是张四望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已经失去了意识,睁不开眼睛,不能说话了。只是静静地躺在医院的床上,妻子王文莉守在他身边,他总是习惯摸着妻子手上的那枚结婚戒指入睡,一...

  • 难过时依然记得笑哲理故事2019-03-20

    改编了桃子夏新书的标题,希望她不会因此而追杀到北京(笑)。第一次在花火上看见它的时候就觉得很喜欢,非但有一些经历的人,说不出来这样直戳人心的话。前段时间,有个读...

  • 老外教育孩子常讲的5个小故事2019-03-20

    谁是傻瓜?“傻瓜缴学费学习,聪明人以傻瓜缴的学费学习”--巴西谚语有一个楞头楞脑的流浪汉,常常在市场里走动,许多人很喜欢开他的玩笑,并且用不同的方法捉弄他。其中...

  • 称呼微小说2019-03-20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乡工商所工作。临行前的晚上,做过村干部的老父亲满脸凝重,谆谆告诫我官场“凡人都得称长”——那是他大半辈子总结出来的人生信条。村里的支书换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