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宁好

美言吧 时间:2019-01-13 03:46:44

也许,我该丢下那支讲述的笔,去廊前吹吹风,看看将暮未暮的晚景,用眼睛和耳朵,牢记这个盛

夏的气息。

黄昏,总让人有着无限的依恋,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所以很多时候沉默不语是好的。寂静的站在树下,微风习习,撩起披散的长发,盛夏浓重的味道在发丝中穿梭,些许清凉,些许温柔。小公园的景致,比不得大公园来得细致考究,不过,也有一些小情致。

假山流水,树木环绕,中午时,最耐不住寂寞的便是长凳上垂下的绿影,它们借着风向的名义,相互追逐,嬉闹,在小公园里踩满它们的脚印。每家每户的门前楼后,都种着果树和葡萄树,夏天的风一吹,它们便红的红,青的青,紫的紫,再也藏不住心事了。

下班后,若不去河边散步,便在小公园里坐上一会儿。跟天边的晚霞说说话,和屋后的那颗石榴树闲聊几句家常,再或者,把遥远的某个人从心里掏出来,放在月光里再辨认一番。

时光如此之寂。甚至,一朵云何时经过我的窗,一阵风何时离去,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只是我不再去挽留,懒散的倚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飞鸟和高楼,寂静不语,桌子上放着一杯菊花茶,慢慢开出清淡的模样。

千百花卉中,最爱便是菊。晋朝陶渊明有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宋朝黄庭坚亦说,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爱菊,便爱它的宁静悠远,芳香清淡,制茶则甘甜可口,降火顺气,让人回味无穷。

人生在世,要看得淡名利浮沉,放得下红尘长短,怀一颗宁静温暖的心去感知。有时,最美的风景不是永无止步的向前,而是适当停下来,看看路边的景致,这时,也许就会发现,最美的风景,并不是都在遥不可及的远方,而是一直在身边。

前几日,给雪打电话,她仍是絮叨地说个没完,拿着手机,我一边心不在焉听她讲着,一边玩弄精雕的木质茶桌。多少时光远去后,而今,想起初中语文老师对我和雪的评价,仍是暗自莞尔。一个安静的不多言一句的我,一个活泼到上课都难以安静的雪,真不像是一对姐妹。当雪向我们讲述老师的话时,我和母亲向彼此看了看,不约而同地笑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溜走太多。回首时,风月正清朗,只是你我已不是旧时,剩下的,只有泛黄的文字,以及廊下不断更迭的季节和清风。

听,夜从山坡上滑下来了,此时,风安静了下来,卧在我的脚边。这样的时光,已经沉默成一纸素白,我想不出该在哪里题上寥寥诗句,该在哪里留下黑白分明的标点。

不过我知道,现在,寂静是我的,可以由我大笔挥霍。

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那个女子,冷静,淡漠,或者清冽,都不适于她,就像一朵月光下安静的夕颜,她半品着尘世这杯酒。

北方于我,就是一杯再浓烈不过的白酒,入口辛辣,酒过肠胃则灼热。老家便是北方,小时候,姥爷又有一门独到的酿酒手艺,所以七八岁时,便吃过姥爷酿的酒。姥爷酿酒要用上六七种粮食,不掺一点酒精,又加上都是用柴薪加热并发酵,所以他的酒甘冽可口,味道纯正,又有治疗咳嗽的功效。

在南方呆了三年,而我又比较喜欢美女,所以三年时间,我认识了不少南方的朋友。相比于北方的女子,南方的女子多给人一种温婉,柔弱的感觉,清雅而素净。而北方的女子则给人一种倔强和冷静的感觉,骨子里甚至还有些豪放。

云,便是生长在北方的女子。和我一起长大,跟我一个星座,我们的性情有着惊人的相似,她大我四岁,我看着她一点点从洒脱热闹,蜕变得寂静淡然。而我则从抑郁走向了安静随缘。婚姻改变了她的脾气,经历却让我看淡了人世间的缘来缘去。

那天回家,下了车,我先拨通了她的电话,五分钟左右,她就骑着电动车来到高速口。她带着太阳镜,因为在乡下经常外出,皮肤晒得黝黑,身边站着不足三岁的豆子。远远看见他们时,我险些没有认出她来。

路过超市时,在超市买了两袋饺子和西瓜,她说,就等我回去吃饺子呢。我笑了。

盛夏,乡下比城里要凉爽。因为车辆少,也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如此,乡下的的夏天,就多出几分清凉和绿意绵绵的韵味。

午后,我懒散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豆子在沙发上走来走去,把玩具当麦克风,在沙发上边扭动边唱歌,有时还甜甜的喊着大姨,让我帮他整理他的演出道具。云坐在门前安静的干活,麦收后,她接了一点活,来补贴家用。我坐在旁边看着她,不说话,阳光一点点挪动脚步,把整个院子都晒得暖烘烘的,我恍惚觉得这样平淡也挺好,甚至,我在羡慕她的幸福和安稳。

无疑,现在的她是幸福的,只需再过三个多月,她的女儿就该出生了。每次看到豆子依偎在她身边喊她妈妈时,我的心也柔软成一团棉花。也许,幸福就是如此简单,就藏在一朝一暮,一粥一饭间,不需刻意,就自然而然流露。

她是了解我的,就像我了解她一样。所以当她的朋友和哥们多次问起我有没有男友时,她都一口回绝了。经历和时间教会了我如何安静,也教会我如何等待,不属于自己的就算得到,也不会长久,不如随缘而过。

看她时,心里早已藏了千言万语,甚至想抱着她大哭一场,我知道,自己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也做不到那么洒脱。最终我什么也没做,只是那么安静的看着她,那个像极了我的女子,仿佛,我现在正一步步沿着她人生的路线行走。

这一世,我的路上,注定要与一个女子如此纠缠不清。不因清冽,不因沉寂。

七月的盛夏,我丢掉尘世送来的风,执一枝素笔,微微低首,用文字灌溉整个夏天的热烈。

夜,已经把白天的喧闹压的极低了,撩开窗帘,也看不到鸟群掠过的身影。院子里的灯光散着微黄的光芒,把葡萄架上青青紫紫的葡萄照得娇羞可爱。石榴已然亭亭玉立,风每过一次,她就红一次脸,所有的心事都挂在脸上。这个夏天,我想安静的坐在院子里,看看哪一颗石榴最先出嫁。

一个人,占着偌大的房间和客厅,公司和家每天两点一线,偶尔去超市扫荡一圈,关上门,除公司外,又是一个月不外出。一个人,泡上一杯菊花茶,或者茉莉花茶,懒散地蜷在沙发上,电脑里放着喧闹的DJ音乐,坐在电脑前,任由那些吵闹的音符划过神经,在我的心湖激起微微涟漪。可是,落笔时,文字仍是寂静的,就像此时的夜,浓重安静,甚至有着几分暧昧。

不再写歌,现在只是听别人的歌,心情好时,也会安静的哼唱几句自己的歌。我想,一切都已来得差不多了,院子里的指甲花也开到了尽头。黄昏时分,骑着车子回家时,看着离去的夕阳,我竟可以对自己风轻云淡的微笑。

云说,早与迟不过是缘分的事,每一件事,冥冥之中已然有了安排,不如随缘而过。

我是深信人世间的缘分的,所以也从不去强求什么。曾经,我问过馡儿,怎样才能让文字沉淀下来,安静下来。她说,需要时间和经历,需要让岁月沉淀,生香,到那时,浮躁和喧闹都会退去,只留下澄净和沉寂。原以为,我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抵达,却只是独自走了两个月,便找到了安静的所在。人世间的事,多是无从解释的,不如保持缄默,让一阵风,或者一朵云,教会我们如何风轻云淡。

今晚,我的故事就这么多,再写下去,星星就该打瞌睡了,迟来的风,会惊了它的美梦。

望向窗外时,夜,更深了一层,不知我还要挖掘多久,才能看到黎明的曙光。

静悄悄的。你如果在我身边,也许会看到音符在地上跳舞,那些唯美的,忧伤的,就像一个个顽皮的精灵,把时光敲出青翠的声响。

这样的七月,小雨比阳光还要温柔,甚至院子里那半亩的风,都怀着三分醉意。坐在七月的时光里,我想邀月光住下,调兑上一杯清凉的月光酒,随笔写几首小诗,把月光揽入怀中,不醉不归。

那些诗里的暖,诗里的爱恨,都是给你的。清风会读给你听,那些年年缠绕的紫藤也会细细诉说,只是,我那时喧闹的心思,已经学得沉寂,学得安静不语,任由时光来回打磨。

你来,我在这里等你,同你一起老去。

这样清寂的时光,我与岁月,是同一种颜色。(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文/夕醉浅梦

笔于2014年7月15日夜

QQ:2456636523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让钱排第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