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一年

美言吧 时间:2018-10-03 16:34:20

孟婆汤八泪为引,多少苦涩,需得慢火煎熬,去其苦涩,留其甘芳,如此煎熬一生,熬成一锅好汤,人生亦是如此。——《灵魂摆渡黄泉》

去年的时候告诉自己,以后每一年都要写一篇,对自己有个交代,也留个念想。

一年的话太多,不知道从那件事情开始讲起,虽然重重复复绝大度数都是那样度过的,但是总归得有个交代,不是吗?

但是在很多的重要事件中,能记得的,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那些鲜活不容忽视,挡在岁月镜头前主角的脸,反而变得模糊。

是否还能记得那些?

1.刷朋友圈,高中同桌结婚了。时间一晃,好快。还记得当时一群人踩着足球,在操场中央,夕阳从背后照过来,在眼底铺满了温暖的色泽。时光回头,穿过三三两两的人群,几个回传,真让人怀念,可惜已经渐渐模糊了。每当这种感慨出现时,心里总会想肯定有几个死人要骂你幼稚了。脑子里都能想到:高中,还高中,一大把年纪了,关你屁事。

都工作了,还是那么幼稚,心凉了半截,明明已是30的老年人。上次温州,老林说,快远离我,不要污染我。磕磕碰碰,七荤八素,我说,没办法。我以为这是我伤感的理由。现在想想,原来因为青春中的一切,都在依次谢幕。我以在场外,而你们还在剧中。岁月一点一滴的润色,陪伴过的,既无可代替,无论深浅厚薄都是最好。

2.讲话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那些细细碎碎的句子,可以填满人与人之间的空隙,拥挤总要比空旷要好吧,毕竟不荒凉。朋友一顿杯子,兄弟,三杯两盏,只听觥筹交错之间,挥出去的杯子虎虎生风,之后半死不活。明白,不多讲,多吃就可以了,拒绝和北方人喝酒,要不还是装死的比较好。

说到底自己还是属于比较内向的人,不管什么时候,却大多数都是被逼的。菲菲说我一开始好凶,那么高冷。其实我想说,我只是不知道说个啥.

说起个啥,就想到有个胖子到更胖的胖子转变,一天到晚,说个啥,说个啥,要不就是搁哪儿。一口河南口音,拿着盗版新乡火鸡面 ,耳边还恍恍惚惚。

刚毅,鑫磊吃饭去。

鑫磊肯定的摇摇头,不去,点外卖。

我们对视一下,拖走。

杨子在那说,我去,刚毅你还吃呀。

刚毅,我凭自己本身吃的,怎么了,我两百都不到,197。

鑫磊,你别是个傻吊。

一掌拍过去,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都称不出来。

3.火车平稳的运行,铁轨摩擦逛吃逛吃的声音漫长而悠远。列车员站在中央忽然就叫嚷起来,插着腰挺直身板,在热烈的表达了对五湖四海的欢迎之后舒展眉头开始推销,我们这个产品拥有丰富的蛋白质,而且价格低廉—厂家直销。胡吹乱侃,大家哄笑。

虽然有时候会暗暗笑他们的固执和无聊,却不得不承认听他们讲话很痛快,让人不自觉的有亲近感,各行各业,都不容易。

心里悄悄闪过的躲避的念头,被忽略和被遗忘都让人难堪失望,有时候恨不得像个孩子一样,不需要去证明什么,只要漠不关心的坐着安稳的睡觉便好。

愿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这个年纪距离真正的思乡还很远,虽说有少年老成的人,可是绝大多数对未来的期望,对过去生活的怀念和怅然都带着青春的张扬的标签,只是偏偏要装成一副深沉的样子。

火车穿梭于现在与未来之间,故乡与他乡之间。承载着所有记忆,承载着新一年的憧憬、揣测。一年又一年,一晃眼真快,喝着茶和家人聊天,慢慢的听着。似乎自己正处在一部文艺片的开篇处,时间仿佛一条不紧不慢的广阔的河流,慢慢的冲刷过心田。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