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二连,43年前那个夜晚

美言吧 时间:2019-01-05 00:37:04

知青二连,43年前那个夜晚

谨以此文献给当年赴盘锦创业的同学们!

那是1972年12月15日,我们下乡来到盘锦东郭围场四新大队,当天晚上,天漆黑漆黑的,有几个小星星挺别亮,没有月亮。

在一栋半截石头半截土砌的房子前,有五个房间,每个房间射出不同的暗淡灯光,借着光亮点名,把我们下乡来的同学分成四个连队。

我被分到知青二连,有人手指一栋房子说:那是二连宿舍,那是三连宿舍,那是四连......

我带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一个大房间,南北大炕,能住四、五十人,后来知道这叫东屋,西屋住十多个女生,中间过道烧水,还有两个装水的大缸,刚收拾好后,有人喊:开饭了,开饭了,我拿着饭盒去食堂打饭。

食堂就在宿舍门前,一个土垒的里外小屋,里屋住着炊事员,外房两个锅台,放着两口大锅,一个做饭一个做菜,还摆着几个大缸,进去几个人就站满了,同学们规规矩矩站着排队打饭,打完饭回到宿舍,坐在自己睡得炕前吃起来,大米饭,大白菜炖粉条,能看着点肉,还挺好吃,也可能是饿了,整整一天了,才吃饭,啥都好吃。

这时,一个老青年来了,中等身材,身体健壮,十分健谈。

同学们一见老青年来了,毕恭毕敬,有的倒水,有的递烟......

老青年也不客气,接过香烟,有人忙给点上,他狠狠地抽了一口,又狠狠地吐出浓浓的烟圈,好像很久没有抽到香烟了。

我是一连的,我们一连都是70届的老青年,有一百多人,这回好了你们来了我们大队就有二百多知识青年了。老青年说。

同学们边吃饭边静静地听着。

老青年滔滔不绝地:我们这地方叫盘锦东郭围场,实际属地又是归锦西,后面有个小村庄就是归锦西管,锦西又管不着我们......

同学们不关心这个,关心我们来这大冬天的干啥活,又不敢问。

有胆大的同学问:这大冬天的我们来了,有啥活干?

老青年漫不经心地说:打柴禾啊?过完春节该送粪了?

有人问:这地方有柴禾吗?

有啊!有一种柴禾贴地而长,可耐烧了,它叫猪蓬草,用扇刀打一片一片的......老青年说。

扇刀?什么是扇刀?有人问。

就是长长的把,弯弯的刀头,有点像镰刀,但比镰刀大多了,使用起来要全身用力,那猪蓬草一片一片被割倒,你们刚来用扇刀一定要小心,不小心,用力过猛,就会把脚脖子划伤。老青年叮嘱道。

后来才知道猪蓬草,就是美丽的红碱草,红碱草是一棵棵纤弱的碱蓬草,适宜在盐碱土质,也是惟一一种可以在盐碱土质上存活的草。她每年4月长出地面,初为嫩红,渐次转深,10月由红变紫。她不要人撒种,无需人耕耘,一簇簇,一蓬蓬,在盐碱卤渍里,年复一年地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于光阴荏苒中,酿造出一片片火红的生命邑泽。

老青年还在侃侃而谈呢,学生连长进来了通知开会,地点就在男生宿舍,不一会儿,女生进来了,指导员,老农连长进来了,讲得什么我也没记住,就是那些来到农村要好好改造世界观,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我被老农连长手中拿的那个什么东西深深吸引,琢磨那是个啥?是刀吧?把又那么长,这时,会要结束了,老农连长说:明天,开始打柴禾,十斤记一工分,这是扇刀,打柴禾的工具。我大吃一惊,这就是扇刀啊?老农连长简单教教使用方法,并要大家注意安全。

会后,我走出宿舍,看看茫茫夜空,繁星点点,还是没有一丝月光,极目望去,黑沉沉的,看不见一点点光亮,北风阵阵,吹来寒意,更感荒凉,拉紧棉袄,有点后悔了,不该申请来着穷乡僻壤。

43年前那个夜晚,刻苦铭心,终生难忘!

2015年9月21日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满地落红铺绣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