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城深巷,少年与猫

美言吧 时间:2019-02-02 15:05:01

如果一个人的成长注定要在旧城时光里留下一道疤痕的话,抛开疼痛不谈我想我是深爱着你的。

不经意间我们踏着光阴的步伐走出了那个称不上明媚的小镇也走出了逐渐成长的慢慢旅程。这趟旅程没有返程票,如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那么应该早已堕入深渊了吧。还好,我们是幸运的呢。至少还可以一起开开心心的吃着烧烤喝着扎啤。听着王杰唱的情歌,想着旧城时光里那只久经风霜早已斑驳陆离的大花猫。

明知道那耀眼的阳光洒不进这黑暗的角落,却仍然一个人蜷缩着,期盼着,等待着。

大花猫是只被遗弃被人厌恶的丑猫。以前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如今这只可怜的大花猫却是猫落平阳不如鼠。它的左眼是瞎掉了。明明缺缺瞎掉了的。而另一只眼那深邃且明亮的眼球却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连接着地狱般的噩梦。在那噩梦里是个满脸洋溢着蓬勃朝气的少年,这少年眼睛无比透彻。就像天然水晶就那么一眼就不可能再忘掉。少年睁着眼睛微笑的看着大花猫,大花猫在这洋洋暖意的阳光下半眯着眼,慵懒的喵了一声应和着小主人。旧城小巷,花猫与少年。暖了夏天的太阳,蓝了清凉明亮的眼睛。

一声枪响没有打响武昌起义,林肯也没有轰然倒下。只是这只花猫的左眼被血雾吞噬了整半张脸,花猫吃疼。尖叫着一跃而起,从此少年不戴花,旧城暖巷只有瑟瑟冷风。

大花猫再次出现是两个月后,洋洋暖夏已不在,满树枫叶还未红。旧城里在没那个清秀少年只有一只人人喊打的丑猫。深夜,秋风萧瑟,大花猫舔了舔爪子然后抚了抚左眼,在它记忆里只是左眼吃疼只是视野范围变小了好多。其他倒没什么。可这只大花猫笨啊,从来不会照镜子,它看不到如今的自己是多么的丑陋。多么的令人厌恶。又刮了一阵冷风,一张旧报纸刮到它的脸上,它喵了一声。之后就是整个深夜的沉默,报纸继续随风奔跑着,时而在空中飞舞,时而沿地打滚。像极了大花猫,都是被抛弃的存在。不管刮去哪里,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都是流浪。

人们骂久了,也骂累了。突然便觉得这只大花猫好可怜。左眼都瞎掉了还赖在旧巷不走。人们议论着这是谁家的猫,有人说看见它在垃圾堆找东西吃肮脏的要命,应该是从别的地方流浪过来的流浪猫。也有的人说,看见它在姜浩南家徘徊了好久。这时众人大惊,你说什么?姜浩南?就是三个月前家里煤气爆炸整个房子烧完了的那个姜浩南家?

大花猫就趴在姜浩南家左边的死胡同里。因为这样三面是墙就可以抵挡即将入冬的寒风了吧。它听不懂人话,要是能听懂就好了。就不用那么傻傻的等了。但是它听不懂,它会抱怨主人怎么把它丢了那么久。它会耍个脾气搞个突然失踪让主人担心。可是它躲在房子后面空油桶里再久也不会再有人找到它了。

入冬,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透彻。枫叶还没全部红透,梧桐也没全部落下就飘起了雪花。大花猫就卧在死胡同里等待着,等待着一个它听过的结果却听不懂的结局。看着一片片雪花落在自己的鼻子上然后再消失。努力的挤巴唯一剩下的右眼。还好,这里有好多被风刮来的旧报纸。再难熬的深夜,有了期待也便能熬到天明。终于有一天即便白天阳光明媚大花猫也不愿意出去了。因为它好累,好困,好饿。唯一剩下的右眼也不在清澈而是逐渐浑浊了。可是天还没亮,它还不敢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天亮了。看着升起的太阳里走来一个清澈如许的少年。大花猫终于还是喵了一声,挤巴最后一下眼睛睡着了。

明知道那耀眼的阳光洒不进这黑暗的角落,却仍然一个人蜷缩着,期盼着,等待着。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