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杏树

美言吧 时间:2019-01-13 07:57:20

盛夏的炎热开始退却,天气也渐渐变凉,大地有了浓浓的秋意,空气中弥漫着瓜果的香味。

街角的另一端多了一些果农、蔬菜杂粮的商贩。他们用不同地方的方言,富有戏曲的语调发出的吆喝声夹杂在随意行走的人群中甚是有一番风趣,也给熙熙攘攘的过路人多少带来了一点儿乐趣。

错落有序的地摊上因而也摆满了各地收获而来的瓜果、蔬菜。看着这些刚从农家小院或者各地梯田果园新摘下来的秋熟,然后又以诱人的高姿态展示在那里,吸引着不少路人前来驻足讨价问价。望着眼前这好大的一片儿买瓜果的地摊,再看这些果农和商贩们,一个个喜悦的心情,心想着今年又是一个收获的好季节。

微风过耳,一阵飘香便一下子扑鼻而来,浓厚的气息使我的眼前一阵眩晕,这种熟悉的味道的确有点奇特。仔细寻找,才发现原来在这瓜果摊中发现了一筐筐红杏。这种个头儿不算太大却红的出奇的杏子仅此一筐整齐的摆放在那里,实在是对我而言诱惑满满。让人忍不住想拿起一颗,放到嘴里先尝尝它地地道道的味儿。不料,水果摊老板看到我有意想买便笑嘻嘻的让我先尝上一个。面对水果摊老板发出诚意的邀请,我却盛情难却。便早已迫不及待的拿上了一颗最红最圆的放到了嘴里,心想着这种甜甜的、香不可及的味道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良久有回味,始觉甘如饴。不瞒你说,我向来对于水果这种东西不太会有太大的喜感,但对于红杏却是情有独钟。我想,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小时候家里仅有的一颗杏子树吧。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家的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杏子树,粗壮而有力的枝干需要两个成年人张开双手才能将其抱住。它那繁茂昌盛的枝叶像是一把撑起来的大伞,夏秋两季避暑纳凉算得上是一个消遣的好地方。杏树的周围生长着许多梨树和一些个幼小的苹果树,身躯高大的杏树就夹杂在了这些果树的中间,显得格外耀眼!

每当我嗅到初春的气息已经来临的时候,脑袋总会时不时的伸出窗外想看看这颗大杏树何时才能发芽结籽(果)。这个时候,母亲会想着隆冬的严寒不再对我构成任何威胁了。便一口答应,可以到屋外的院子里玩耍上一整天了。

至此,在我的期待中这颗大杏树终于开花了。

全部盛开的花朵若似一群彩色的蝴蝶展翅欲飞,但那含苞待放的花蕾却犹如一个怀春的美丽少女,微露出她那粉红色的笑靥,娇羞欲语!

"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 "这就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曾经学到过的一首宋朝的小诗,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只是一味地按照老师的要求将它牢记背熟,自然就不懂的珍惜当下杏花盛开时春意盎然的气息。开始翘首以盼着一个个花蕾的脱落,等待着小小的杏子探出头来,慢慢长大,然后再变得成熟。

然而,我却没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着它去长大、成熟。或者说等待确实是一个最最漫长的过程,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莫大的考验。因为小时候嘴馋的缘故,我便迫不及待的去摘那些个刚刚掉落过花瓣的绿色小小的杏子放到嘴里吃着。不酸也不甜,略微带有一点儿苦涩的味道。吃过之后却又觉得自己太没出息,开始暗自反悔当初的无知行为,心想着等到成熟之后的杏子该是多么的香甜可口呀。

没办法,幼小的童年即是如此。

我想,漫长的岁月总是需要足够的耐心去消磨吧。在我的期待中,这些绿色的小杏子是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惊险之后才变的成熟的。我在想,终于可以吃到这种大大的,甜甜的而又美味可口的红杏了。

在我的印象中,母亲却很少吃,哪怕是自家树上摘下来的杏子。有一次,面对着刚刚采摘下来的一筐筐红杏时,她却高兴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我只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穷,我们能吃到最多的水果也只有杏子这一种了。每当在成熟的季节,母亲总是会收拾起一筐筐大红杏,骑着单车到几公里以外的集市上去卖。然后用换回来的钱买上一些生活用品,当然有时候也给我买上一点儿好吃的。

自打我懂事起,每年的春天过后母亲总会一个人坐在炕头的角落里暗自发愁。这个时候,我便悄悄的来到院子里的杏树底下,翘起头,仰望着天空,像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教徒一般祈求着主(真主)能保证今年的风调雨顺,祈求杏树上能比平时多摘上一些好的红杏。因为我知道,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家里面就会断粮几个月,在我们农村老家的深山里,这个十年九旱的地方,几亩薄地一年的收成也仅仅只够一家几口半年的生活。而父亲为了生计终年奔波外出,将所有承担家务的难处都留给了母亲。

然而,意外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发生。记得那一年春天,许久的干旱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西伯利亚冷空气忽然降临。寒气逼人的冷风随意肆虐狂欢,将院子里杏树上许多叉枝瞬间折断。我看到已经结了核的杏树就这样被糟蹋,心里面十分难受,不由得大哭起来。母亲不顾风大,系紧了衣服的扣子夺门而出扯下已经折断了的被我拿在手里的树枝,将我拉进了屋子。难过地说道 :唉,今年怕是要绝收呀!

此时的我更加伤心欲绝起来,望着母亲开始滔滔不绝大哭个不停。

果然,没过多久秋天粮食的收成减产一半。在看那杏树,稀稀疏疏的枝头上几个不大的杏子零零散散的倒挂着。母亲也不让我爬树采摘。终于,有一天母亲让我将树上的杏子全部采摘下来,放到一个小箩筐里。我望着这些小的可怜的红杏一时说不出话来。还不到一筐,该怎么办?母亲自言自语的说着。我开始太不明白她说这些话到底是为了什么。那天晚上半夜醒来,我看到母亲坐在炕头一个人默默的发着呆,像是有了心事似的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母亲便叫我起来,说是要去几十里外的县城去访亲,并且将那些个采摘下来的红杏装到另外一个更小的竹筐里。只见母亲拿起一个个杏子端详在手里,像是在欣赏着一件伟大的艺术品。在看她手里面那些个小而质地并不算太好的杏子时,却又觉得她是在挑挑拣拣。当我看到她的那双被岁月折磨成了满是褶皱和伤疤、粗糙而又苍老的双手时,心情一下子坏到了极点。这那里是一双手呀,在我的印象里,母亲的手应该算得上是一双灵巧而优雅的手,这双手在我幼小的时候曾经抚摸过我,而如今它却像极了院子里这颗大杏树斑斑驳驳的树皮。

后来我才知道,母亲那天是和我一起去看望当时还在县城上班的伯伯和伯母的。那些年,家里面穷,邻里亲朋好友救济着我们拮据而又惨淡的生活。多少年后,我终于恍然大悟。

后来,迫于生计,我们便搬离了这个生活了好几辈人的老家。再后来,家境稍微好了起来,又开始搬了几次家。但是,不管怎样搬家,到了每年的收获季节,母亲总会从老家的杏树上采摘上一些熟透的杏子拿回家来。

最近的一次回家是在年后,正值春天花开烂漫的时节。母亲的屋前不知何时多出了几颗小杏树,那一朵朵盛开的杏花还是那样素雅地绽放着,花枝招展,迎风笑靥,正如年轻时候的母亲一般,风华正茂,旖旎如画。

我知道,母亲的杏树永远都是硕果累累。就像曾经在那个最困难的时候,母亲帮扶着幼小的我们度过最艰难的岁月一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今夜我诉离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