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是双大手,会抚平一切伤口

美言吧 时间:2019-02-27 04:56:47

小学的美术课老师是一个教过我妈的、很色又很老的老男人(原谅我如此折损他,实在是不喜欢他,对他没有好感)。

每次上他的课,他总爱在我们这些小姑娘身上摸来摸去的。一二年级的时候大家都还小,所以对某些事情并不太懂。可随着年龄的渐长,家长也开始教给我们一些女孩子该注意的事,因此便懂得了在和异性交往时有哪些注意事项。

作为一个乖巧的女孩子,我当然是超级反感他的所作所为。于是,我在某次吃晚饭的时候把这件事抱怨给了爸妈听,他们都感到很惊讶。我爸甚至叫我在下次,如果那个老师再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就用手中拿着的笔戳他的手,扎他的脸啊、眼睛啊什么的。或者告状给班主任听。他还叫我别怕,弄伤了有他们和学校帮我负责。

哈哈,彼时的我总是为此生活得胆颤惊心。既害怕那个老师来对我动手,又害怕我太冲动犯下错误。我的脑海里不断放映着各种暴力画面,自己把自己吓得不轻。

可是啊,不知咋的,那个老师就像知道了我的心思似的,再没对我那样过。于是我也没机会再报当年的仇。

后来,不知怎的,就把这事给忘了。要不是看到我保存下来的以前画的画,我估计都会想不起有他这么个人。可是,真正刻意去回忆的时候,一切却又如此清晰。只是,心中再没了当初的那种恨。

还是小学一年级,那时候我的成绩还算优秀,但我不是班干部。于是,我便一直和班长派的人合不来。她们那帮人仗着自己是班干部,于是便经常压榨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或许是出于一个小孩子特有的那种尊严,所以我和另一帮人结成一派,专门和班干部派的人作对。

那时候的小屁孩懂什么算计呢?还不就是些低劣的小把戏和敌人是前后桌或同桌的,就因为看对方不顺眼,所以要多占那么一丢丢地,尽管或许那一点地对我们来说根本没多大的用,呃,还差不多每次都是我输得烂着脸想哭,但是出于那一点点胜利的优越感,我们总是乐此不疲;有时候故意把敌方的东西扔在地上或者藏起来;走在敌方人后边的时候,要么假装不经意地踩她们的后脚跟;要么就装作被挤了,去撞她们一下;或者去扯一下她们的头发,然后迅速躲进人群里藏起来;亦或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找班主任告小状

彼时的我们总为自己的这点成功而洋洋得意。可后来呢?

后来,班干部派的带头人也就是那个把我们班弄得拉帮结派,却因为死了爷爷而不得不转学的小巫婆班长的离开,而变得有所好转。

那时候都已经四年级了,或许是因为亲眼看到过那个小巫婆因为死了爷爷而哭得伤心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她要转学了,班主任在班上说了好多关于她有多懂事、多听话的话,并且叫我们全班写了一篇关于她的送别的文章;或许是出于一个女孩特有的那种同情心;或许是我们都长大了些;或许是没有或许。总之,最后,我就那么轻易地原谅了那帮在过去的四年里一直和我做对的敌人们。特别搞笑的是,我们居然还成了朋友。其中有一个人,竟与我相交至今,成了闺蜜。

我就一直没想明白,我怎么就那么轻易地原谅她们了,并且还和她们做朋友了呢?她们对我做过那么多让我气愤的事啊,而我又真的那么爱记仇啊!

不然我也不会记得,她们一帮人仗着自己成绩好、是班干而乱记我的名字,然后借此罚我扫冤枉地的事;不然我不会记得,她们中有一个人假装和班干派的人分裂,然后我看她可怜便把她拉进了我们的帮派,却因为我捡了一角钱没上交,而在安静的数学课上站起来大声地告我的状,让我出糗的事;不然我不会记得,有次我在玩游戏时从楼梯上滚下来,那个和班干派分裂的人本来还在和我们好,却不但不来拉我一把问有没有事,反而站在一旁用恶毒的口气说活该,悖时这样的词;不然我不会记得,每次上美术课的时候,她们都把那个色狼老师拉到她们那里去只教她们的事;不然我不会记得

然而我就是那么自然地原谅了她们,没有找到原因,就那么原谅了。相交之后回过头,甚至笑着说:曾经的我们都太幼稚。

我突然想起自己在高考完后,看到那令人沮丧的分数时的失落感和痛心感。

当时的我是有多难过呢?我记得,当时我的心一颤一颤的,整个人都懵了。接下来便是黑夜里无声的哭泣,以及不断回想曾经时的忧伤。

曾经把高考看得如此之重,在日记里写下转折点这样的词,我以为这次失败给我的打击会让我永远不敢直着腰杆说话,不敢抬着头走路。确实,某段时间里确实是这样。但后来啊,当我被一所别人都不知道的专科录取后,我却又生龙活虎起来。那时候的我,突然看开。想着有书读便是好的。

而现在的我生活得很好。相比以前,反而更有自信、更开朗。这或许是我的自我安慰能力太强大吧,但世事确实如此,真的没有什么是真正过不去的。

曾经看到这么一段话,觉得好便摘抄了下来总有一天,你会回头看看那些经历过的人和事;当时再大的事,现在看来好像也不过如此。你甚至会觉得自己当时太小题大做、太幼稚,根本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也根本没有什么人是离不了的。可你也不得不承认,就是因为发生过的这些,才让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啊,我现在就想着好好生活。把凡事看淡看简单,尽量用一个局外人的姿态来看待自己的生活,时刻保持清醒。真的没什么过不去。

所有走过的路,做过的事,受过的伤,时间会给最好的答复,它会为你抚平一切伤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