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遇见曾经的自己的散文

美言吧 时间:2019-04-15 22:23:05

  虽然常年在外,但因为常来常往,家乡于我几乎从未离开过,来去匆匆间,家乡的人、事变得日渐疏离。一些在记忆中丟失了名字的熟悉面孔;一些苍老到令人不敢相认的老面孔;以及少年眼中相见不相识的陌生,又无不在提醒我,离开这块土地已经很久很久了。

  熟悉的陌生,是如今我回到家乡最真实的写照。陌生了的只是人,正所谓人事变迁,但自盘古开天时就蜿蜒流经村前的耒水河和村后千百年不变静卧在此起伏绵延的山丘告诉我,这片土地和我有着血脉相连的关系。

  蟋蟀的聒噪、青蛙的合唱、夜鸟的鸣啼,是乡村夜晚的和声,在我曾经的生活中,现在的记忆里,今夜的听觉中几十年不变地存在着,同时唤醒的还有我对过去几十年的回忆。

  人一生的回忆很长、很细碎,而能跃然眼前的往往只有几个场景,就象一部电影的海报只凸显精彩部分。只不过凸显的记忆是不经挑选的,它是生命中印象深刻的一处印迹,有的抽象,有的具体。

  在这里,这间改建后仅剩下的一间母亲生活过的老房子,就在我现在睡觉的位置曾经母亲也躺在这里过,母亲以一副病态贯穿我对她所有的记忆,母亲生命中最后一次迎接我放学回家时的情景是她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那是1988年的夏天,重病的母亲用仅剩不到一个月生命的那点力气,瞒着父亲从还没到收摘季节的瓜地里挑了一只最大的西瓜抱回家给我吃,那是一只没有熟的西瓜,瓤和籽都是白的,我吃得狼吞虎咽,一点也没觉得它没熟,就象一点也没觉得此后不久母亲会永远地离开我。

  同样在这间老屋,母亲走后,剩下父亲和我们兄妹,后来父亲有了孙子、外孙,父亲的脸没什么表情,只有在逗孙辈的时候才见他的脸生动起来。曾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把才一岁多的女儿托给父亲带了一个晚上,我无法想象父亲一个大男人如何带得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儿,因为牵挂,第二天一早我便赶回了家,见到父亲正在轻轻拍着小外孙女睡觉,见我回来,他象什么事也没有一样平静地跟我讲孩子晚上吃了几次,尿了几次,哭没哭,找没找妈妈。2004年,父亲走后,这一幕成了我每次想起父亲时的背景。

  还是在这间老屋,有一次我骑了几十里路的单车放学回家,又累又饿。回家见到的却是二哥和三哥正在手忙脚乱地劈柴烧火做饭,屋子里弥漫了浓烟,我们的父母去了衡阳,母亲病重住院了,那时没有电话,我住校一个礼拜才回一次家,直到回家了我才知道,装着被烟熏着了,我走到屋外默默地抹起了眼泪。直到现在,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更多的时候,记忆是心底的一处隐痛,一触即痛!今夜无眠,触摸埋藏心底的记忆,麻木的心在疼痛中复苏,不期而遇曾经的自己,那个经历过不幸、追逐过梦想、奋不顾身地爱过的自己。痛苦过,成功过,失败过,得到过,失去过……都属于曾经的自己。行至今日,一切都已尘埃落定!相比没有止境的欲望,更多的是感恩和知足,感恩上苍赐我一对懂事的儿女,知足这种能自食其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

  今夜,遇见曾经的自己,让我轻轻地拥抱你,我爱你!曾经的自己——那个热血沸腾、激扬文字、敢爱敢恨的年轻人。感谢你在我的生命中绚丽过,同时也告诉你!我很好!如果一定要说我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就是一路走来,我把你弄丢了!请你!请你接受平庸的我!平庸如我,只倦恋这片生养我的土地,只爱我的亲人,只享受这平庸或许也是最好的生态!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