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严歌苓

美言吧 时间:2019-01-13 06:20:41

读到的第一本严歌苓的作品,是《陆犯焉识》。那时在上高二,偶然得到一本小说,忙里偷闲的看,刚刚看到名字,觉得兴趣不大,但是当个睡前的小小消遣也还不错,可怎么也没想到,开始看这本书以后就停不下来了,起伏的情节一直牵动着我,无声的召唤着我,让我继续读下去。用了两天,我便看完了这本长篇小说。主人公陆焉识的曲折经历在严歌苓的笔下竟让我有了看戏剧一般的代入感,她的文字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我看着她巧妙的描述就能自然而然的脑补出一幕又一幕生动的画面,这也可能是她的作品多被拍成电影电视剧的一大原因吧。哪怕是看到深夜,本应该睡眼惺忪的我却还愿意投入在严歌苓的文字世界里无比清醒的徜徉着。读罢《陆犯焉识》,我对严歌苓的作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开始有意的去找严歌苓的作品来看,想要看完严歌苓所有的优秀作品。到今天我已经看了包括陆犯焉识在内的严歌苓的八部作品,可以说完全被严歌苓文字的魅力和她构思出的动人情节所俘获。

严歌苓的每一部作品中都有一个鲜明的女性形象,《陆犯焉识》中痴心长情的冯婉喻、《扶桑》中平凡懦弱的扶桑、《床畔》中坚强独立的万红这些女性形象性格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都生活在一个大悲剧的时代,他们的命运往往不能由他们自己决定,在时代的洪流中,这些女性的命运就像一叶浮萍,漂浮不定。她笔下的女性多是弱者,甚至是妓女孤儿这样的极弱者,她们委身于男人的光环之下却都善良而慈悲,这完全符合了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对女人的定义,但也有人因此说严歌苓的作品有男权主义,将女性写的过分低三下四。而我觉得,严歌苓对脆弱女性的描写无可厚非,可悲的女性更能引起共鸣,使读者带着悲愤和同情更加深入的投入到作品中,并且在那样大悲剧的历史背景下,可悲的女性可谓是一种高产物。

严歌苓的小说给人一种戏剧般的真实代入感,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小说的一大原因。她以独特的故事角度和叙事手法,衬以丰富的情节和灵动的文字,调动读者的感官,像给读者表演了一出戏剧一样的把角色就那样清透的摆在读者面前,不管你爱也好厌也好,她就是要把这些角色身世的浮浮沉沉摆在你的眼前,牵动你的心。她对人物的刻画出神入化,一直忘不了她在巜白蛇》中对徐群山咳嗽的描述,他笑起来,微微咳嗽。她一下子迷恋上他咳嗽的样子:一只手握成空拳轻轻抵在嘴唇上。那种本质的羸弱和柔情遗漏了一瞬,就在那咳嗽中。已经想不起来,这年头谁还会这样清雅的咳嗽致使我每一次咳嗽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的冒出这段描写。同时她对小说节奏的掌握可以算得上炉火纯青,哪里该煽情,哪里该高潮,她都把控的十分得当。这些可能就是严歌苓作品多被翻拍成电影电视剧的原因。

严歌苓自身以及家人丰富的人生经历是她创作小说的灵感来源。严歌苓经历了三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为了初恋差一点放弃生命,第一次婚姻失败,最后的跨国恋更是坎坷无数,但她最终还是和外交官丈夫一起跨越重重阻隔,幸福美满的生活着。婚后的严歌苓生活无忧,一门心思的写作,成了一个高产的作家,由于她作品质量之高,她也同时成了获奖专业户。

严歌苓的作品带有一种直击内心的力量,带给人强烈的冲击和震撼,我甚至会因为情节的变化而热泪盈眶。对严歌苓作品的阅读还没有结束,严歌苓的文学世界还等着我做更加深入的探索。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