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杂文随笔

美言吧 时间:2019-03-16 00:47:00

  她们不一样。

  一个是父亲的母亲,一个是母亲的母亲,同是为人母,却走上截然不同的路。

  我对奶奶,从害怕到越来越爱;我对姥姥,从疼惜到越来越恨。要说我与她们隔着一辈为何会如此爱憎分明,那是因为,因为……

  记得以前,奶奶开着小卖铺却从来不随便让我们吃东西;早上吃的稀饭对于年幼的我们来说很难把碗弄干净,但她却要我们吃的干干净净;晚上睡觉时总会有一场特别激烈的老鹰抓小鸡,因为她一定要把我们这些脏兮兮的小崽子抓去洗脸洗脖洗耳朵洗脚。

  这就是她,我的奶奶,我觉得她极其抠门,非常严厉,特别可怕,这真的是当时年少无知的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记得以前,被妈妈打,被奶奶打,就想躲到姥姥家,因为没有人同我争遥控器;我可以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有大把的零花钱;姥姥不会要求我做什么,我简直就是空中自由自在的小鸟,无人可以阻挡我飞翔,我甚至还幼稚到开学不去上学,想就那样在我姥姥家过一辈子吧!

  呵~曾经的那个我呀,如今再回头看,真是觉得对不起现在。

  不知何时起,妹妹开始说奶奶好可爱呀,朋友见了对我说:“你的奶奶太和蔼了,感觉好亲近啊!”

  这时,我才开始在她身旁慢慢坐下,开始听她讲好多好多的话,看着她原先矮胖的身材开始渐渐萎缩变小……我又开始看起奶奶的‘脸色’,她笑了,她皱眉了,她叹息了。因为她,我们不随便拿别人东西,我们吃饭做人干干净净,我们健健康康长大成人。

  我这一辈8个人,不论她是身为奶奶还是姥姥,都是公平对待,一视同仁,她总是害怕麻烦自己的儿女,从不要求子女为她做些什么,反而每次有什么萝卜啊,白菜啊等等之类的东西,只要她有,总是分成三份----我家、大伯家、姑姑家。后来我的堂姐结了婚,她把东西开始分成了八份----无论是外甥们还是孙子、孙女们。

  如今,我们却给不了她什么东西,一年来回去看不了她几次,每当买点东西给她,她总会皱着眉头数落我们:“让别买就是不听我的话,我什么都不缺……”她心疼钱,心疼为钱奔波受累的儿女 ,心疼我们在外没有钱而受了委屈。

  姥姥,其实她很可怜,可是却也非常可恨。如今她孤单一人,儿子不孝却总为儿子劳身费心,终日颤颤巍巍的拿着锅铲‘伺候’她30多岁的儿子,儿子却浑浑噩噩,只知蒙头大睡。

  她确实可怜,六七十岁的人了,没有依在儿孙旁安享晚年,却是看尽了无数眼色,很讽刺。

  其实,她本可以幸福,有三个女儿,我妈也出钱出力,大姨小姨也没有不管,然而是她伤了一个又一个女儿的心。生病时,轮流给女儿们打电话:“活不下去了,你们到底管不管,还想不想要我这个妈?”受气时,打电话:“要你们有什么用?都是糊弄我,不想我好好活啊!”……

  她没药,没钱,女儿买女儿给。她有力气有钱了,回家全都给儿子了。我不否认她对女儿有些时候的好,但是我真恨她,恨她无理取闹,像个无赖。

  作为妈妈,她会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如别人的孩子优秀,有时她也会叹息,可是她没有办法选择。作为子女,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父母无可奈何。

  希望每一个人的晚年都是膝下儿孙满堂,都是往你身边靠,而不是害怕的躲你。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春节对联猪年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