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不等于放纵

美言吧 时间:2019-04-28 02:35:20

今天遇到一件令人生气的事,那就是有人忘乎所以,自以为是,不注重别人,也不尊重自己,写出大逆不道的字句,我看不惯那些无情无义无味道的词语,因此给他们表白了。

最近加入了一个诗歌群,目的是想把自己的学习成果与他人分享,从而吸收别人的长处,了解潮流的动向。可是进了一个名堂很响的世界诗歌文学群,还没有令我高兴,反而令我有点失望。首先他们所推崇的是难以理解的诗歌,或许是莫名其妙的诗歌,其次就是不尊重别人,看不起人。

一个诗歌群的头领,发布一些群里的精华,值得欣赏的诗歌,那是群人学习,共同进步的福气,也是应该的。可是有些人,真的不知廉耻,以自我为中心,发表一些令人感觉不安的文本。我实在忍受不了,冒着被剔除的风险,发表了我的言论。

昨天诗歌群主社长总编A,就在群里发了两首同一意义的诗稿,让群里人参考,评论两个版本的长处。我看了,有点无厘头的感觉,不是很认同,但作为主人的诗,也不敢多说,过眼而已,也是尊重别人的意思,再加上自己是刚进的一枚,该留下来学习,参考,故不好意思多议论。

过去我写过律诗,它很有规矩,所以有所顾忌,近些年我改学现代诗,但我对现代诗歌的走向是有点疑问的,因为看到很多现代诗都感觉无聊。昨晚我还专门在网上查看了诗歌的解释,发现是有自由诗这类没有参编的文体,但自由不等于乱来,不顾一切乱写吧。

大清早群主就发来一首自己推举的诗,我越看越不对路,越看就觉得气愤,但不想得罪群里人,就写了一句话。

执行总编发了一首诗:砧木,文/张霄《我的父亲走了。那一刻 我没有悲伤。蚂蚁爬到餐桌,搬走需要的食物。一场雨接着一场雨的春天 蚂蚁悄悄地转换了阵地。》

我记得我奶奶去世的时候,有人提到我都伤心。我说。(【潜水】visa 2019/3/21 9:46:10,)

群里人不敢说话,觉得是群龙所为,该是对的,也有事不关自,高高挂起,名节保身之想法,很快管理员就发了其他的图片,企图改变视线。

我的发言已经板停了群的对话,本来我也不想多此一举,还是尊重别人,留住自己的。可是越是没人呼应,就想到是所有的人都是蒙在鼓里,被群主诗人的歪理所误导,或者仇视新来的不懂规矩。更难令我平服的是,我突然想起一句话,串联起来,不但是气愤,而是蔑视作者的心思,于是勇敢之下就喷了出去。

张霄,民间有句骂人的说话,白蚁扛你,明白什么意思吗?我说。

这样的诗,看上去大逆不道。接着我严肃了。

我是新进群的,对群里不了解,去留都是等闲之事,只不过是对近来一些令人尊重的诗人出言,有的不应该过分崇拜,是否我太激进了,我不尊师厚道,闹矛盾?

昨天同一群里有广告人说,《诗刊创立目的:1、坚决杜绝以阅读量和赞赏额评定诗歌等级行为。2、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让全社会爱好诗歌者有展示平台。》是否他先知先觉?我觉得能这样说,应该是对的,但他也是刚成立的诗社,挖角心切,这是理解的。

我能在群里多久很难说,也许今天,一段时间,或者自己就退了,一个盲目的群,只尊不卑,看不起新人的群,留也没什么意义,他们的盲目,根本不会预留你,论尊排辈有意外吗?人都是贪婪的。

我在群里没几天,还看到他们的推崇,世界诗歌文学微头条,《就一点口水,还想汹涌成江河。可能吗?——阿色(诗人),世人对着寺庙,谈起佛。佛身坐着荒草和乱石。——阿色(诗人)》这也算是诗吗?只不过是别人的说话而已。我不是诗人,难道诗人的话就算是诗吗?别教坏人把说话分段写成诗的陋习。

尊重别人是应该的,但是也不等于同流合污,刻意放纵,不过做人也该点到即止。我没有针对谁,只是对一首诗说话,希望诗歌的想象力不要太离题,主仆不分,主次分离,误导初哥。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独处的时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