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高中生国庆节征文

美言吧 时间:2018-10-02 06:07:27

  我躺在新建的水闸下面,被海风吹得懒洋洋的,不知不觉得,我竟然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新闸没有了海堤岸没有了,沿海公路没有了,准备出海的大小船只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竟是一片“荒滩”。对,这就是一片荒滩!大块小块的碑石,零落的分布在海岸边,海水已退潮,以海面上漂来的黑色浮木孤单地躺在碑石前,向受尽了沧桑。没有停泊的船,没有渔民,偶尔有几个来赶海的小孩子,衣着破破烂烂的。我不敢相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但逢过薄雾,我能清楚地看到离海岸不远的小岛,对,这还是我的家乡,可是……

  “你好。”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但我想不起时谁。我转身低头,看见一个浑身蓝蓝的,圆头圆脑的小家伙,正仰着头一脸真诚地望着我。

  “你是……”我望向他肚皮的半圆形的口袋,“你是小叮当!”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在这种荒凉的地方,我竟然遇到了22世纪的机器猫小叮当!

  “你是来旅游的吗?可是大雄呢?”我内心激动不已,全然忘了自己现在也是身处“异境”。

  “粗心的大雄又把时光机器弄丢了,正好丢在你睡觉的地方,于是就把你带到这里了,哈哈,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就带你回去……”

  “等等!等等!你是说,我是搭你的时光机器来到这里的?”

  “没错!这里是1949年的黄海岸边。果然还是很萧条啊!”

  我用力地拍了下小叮当的头,说:“日本人,还好意思说!这可都是被你的太太太爷爷们给害的!”

  1949年,新中国成立,百姓刚从战乱的阴影中走出。国家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一穷二白,更别说这沿海的小渔村了。

  刚下过雨,我和小叮当沿着泥泞的小路往村里走。小叮当一路都在抱怨大雄把竹蜻蜓都给了静香和胖虎他们,我则一路上观察60年前的家乡。

  路还是那条路,只是路边有杂草丛生,路边更加泥泞,路面坑坑洼洼,像是被人挖过,有大大小小的许多坑。海边不远处,零散地住着几户人家,随便搭起的茅草房,好像风一吹就会散掉。我想起了21世纪海边那分布密集的对虾池,以及池边结实的蓝顶板房,那只是个临时住所,随时可以拆掉的地方,却比这里所谓的“家”,要好上许多倍。

  进入村庄的时候,我想找户人家随便找件衣服给小叮当穿上,因为他是在是太时尚了,我怕60年前的农村人被他下着,但借了许多家,最终却只得到一个破旧的斗篷,那还是我用随身带的几颗阿尔卑斯换的。我骗他们说这是美国来的进口糖,他们才舍得把这块类似窗帘的破东西给我。

  在21世纪是我同学家的位置,在60年前,住的是她的爷爷奶奶。是三间小小的瓦屋,说是瓦屋,屋顶也用茅草混着泥,盖了一层又一层。房檐下挂着几串红辣椒,院子里,一只老母鸡四处走动,大概是希望寻找些可食之物。我知道,他们这算是农村里的有钱人家了,更多的,只是全家人挤在一间土垒的泥屋里,冬不见日夏不穿风地,过了一年又一年。

  这就是60年前的我的家乡啊,全然看不到欣欣向荣的景象……

  “丫头!丫头!”

  我好像听见谁在喊我,然后小叮当突然不见了。我缓缓睁开眼睛,是在附近包海养殖的渔民。

  “海水要涨潮了,别躺这儿了,快回吧!”

  我环顾四周,新闸、海堤、渔船、公路、都还是原来的一切,可又像是横空出世。天空中有飞机“嗡嗡”地飞过,留下一长串烟,那时时代留下的痕迹,让我想起了60年前的那些炊烟。我拍拍身上的土,起身回家。

  正是闭海期,大片大片地船泊在海岸边的河道里,船上有红的、绿的,数不尽的旗子迎风飘扬。不时有人开着车,来看看海边的情况。车里的广播,尽是关于国庆阅兵的报道。我知道,此时的天安门广场前,官兵战士们都在忙碌,坦克战车也在忙碌,祖国母亲60周年华诞,他们要给祖国母亲献上一份最丰盛的厚礼!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