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猫(二)

美言吧 时间:2019-01-13 00:07:49

(二)逝去的时光

这座砖房的主人姓黄,人们都称她为黄老太。黄老太一身坎坷,没有遇上太过新喜的好事。

早些年生,黄老太一家八口人,后因年代的特有属性,饥荒遍野,时常听到有人说某某家的谁死于饥饿和疾病。可不幸的是,她的五妹和六弟也在死亡的眷顾下,相继离开。

黄老太的一家和镇上面的其他家庭一样,都存在着重男轻女的思想,恒古至今,这种思想好似从未变过,在思想根深蒂固的同时,这种社会戾气还像瘟疫一样蔓延,侵蚀着每一个孩童。

黄老太的母亲深知做女人的痛楚,她也曾想改变现状,可那又有什么用呢?她的强势让周围的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异类,甚至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柄。长此以往,她幡然明了,除了忍以外,其他任何努力都将会是徒劳无获,有时候想想,随波逐流也未尝不好。可是,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变成了顺从。

日子一天天过着,她的两个哥哥和弟弟相继入了私塾,他们每天给黄老太讲发生在学校的奇闻趣事,听得黄老太是如痴如醉。为此,黄老太还背着父亲同哥哥弟弟一起去了学校。可回到家后,父亲拉着黄老太就是一阵毒打,吓得其他几个孩子直打哆嗦。她既害怕又愤恨,强烈地觉察到这个世界不公,为什么哥哥弟弟能上学不用干活,而她却要每天都打猪草、放牛,这难道就是命理吗?看着眼下的女儿,黄老太的母亲心里甚疼,眼角也挤出了泪。

黄老太深知母亲更疼爱自己,因为每当自己被父亲训斥之后,母亲都会成为黄老太的港湾,也是因为母亲的存在,她学到了许多手艺,比如刺绣、管理果树等。

岁月嫣然,黄老太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个时候的黄老太经过生活的几多锤炼,她异常出色,不论从相貌、身材,还是从持家来讲,在这个地儿都是出了名的优秀。正因如此,总有邻居王大爷抑或是邻村的李大爷来提亲。可对于黄老太来讲,这些都是过客罢了,她唯独和那邻村的刘维一见钟情。当然,黄老太的父亲和刘维的家人也都同意了此门婚事,毋庸置疑,黄老太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父亲的温度。可没过多久噩耗传来,刘维出车祸去世了。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黄老太瘫坐在地上,她仿似从爱的天堂坠入无尽的阿鼻之地,这比饥饿和疾病可怕多了。

黄老太践行过轻生,可是未遂,反而是将自己的母亲折腾出了病。黄老太一想到这个家还有一个疼爱自己母亲,如若离去,母亲必定孤苦,内心凄凉,因为对于父亲而言,女人的地位是底下的,女人毕竟是女人,就只会洗衣做饭生孩子,其他的大事儿统统都做不了。于是,黄老太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日子呢就这么过着,可黄老太的家境却愈来愈糟糕,出于无奈,黄老太的父亲只好尽快解决黄老太的婚事,一来可以分担家中的压力,二来可以让黄老太的出嫁斩断周围的闲言碎语。于是,黄老太的父亲托媒婆找了一人家,小伙名叫曾军,浓眉大眼,勤劳踏实,与黄老太甚是般配。经过深入交往,两人便好上了,很快就结了婚,并在接下来的三年内生了两个孩子,大女儿叫曾珍,儿子叫曾勇。随着儿子的到来,一家人更加和睦了。

面对生活的窘迫和儿女将来的生活,黄老太两人决定出去打工,他们先是到了山东的某家工地上打零工,后又到了沿海做鞋匠,再后来又到福建的一个矿洞工作,通过他们辛勤的双手,日子渐渐地好了起来。为了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黄老太只好回到家中照看孩子,图留下曾军一人在外。一家子虽不大富裕,但生活较前几年来说,算是有滋有味了。

可是命途善妒,而人的生命也就这么脆弱。就在黄老太回家还不到两年的时间,曾军出事了,因瓦斯爆炸,他被深埋于矿洞里。当听到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噩耗,黄老太不相信这是死亡宣告,更不相信前不久同她贫嘴的丈夫就这么离开,而他一直都是那么坚强,不屈服于生活。此刻,一万个不可能离开的理由席卷着黄老太的思想。可是,曾军的遗体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面对命运的捉弄,她哭了,力竭的嘶吼,泪水干涸的红肿的眼眶,明日的希望就此破灭。

黄老太下定决心不再流泪,她知道她必须这么做,因为孩子是她的一切,也是丈夫生前唯一的寄托。她必须在这个得不到公平的世界里揽下更多的活,只有这样,她才能撑死这个家。

孩子们逐渐大了,女儿能干、善解人意;儿子性格叛逆,经常在学校拉帮结派,打架斗殴,因屡教不改,最终被学校开除。面对眼前的儿子,她已经无能为力,之前也让儿子跪在丈夫的灵位前承认错误,可是他不但没有悔意,还说黄老太欠他的很多。因曾勇的不懂事,黄老太的脾气也坏了许多,加上他被开除一事,黄老太一气之下就打了他,曾勇便风驰电掣般拽门而出,他的愤怒就像受到撞击的木门发出的咆哮声一样,宣泄着不可一世。从这以后,曾勇很少回家,而每次回来也仅仅只是为了钱。

时光荏苒,朔北的秋风更替着卷走黄老太的美丽芳华,她的容颜布满了皱纹,可是她的女儿遗传了她的秉性,格外惊艳,正如她以前一样。

那一天,黄老太穿着她舍不得穿的新衣服,这件衣服买了多年,可只穿过几次。衣服的颜色依旧鲜丽,只是留下了深深的褶痕,就如同她曾经的动人容颜,只是被迷了路的时光珍藏着。这个年龄的她本应大步向前,可是她故意蜗行牛步,牵着女儿的手,或用力,或温柔,她的思想是如此矛盾。黄老太一心想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让她们幸福。可是现在,她的心里滋生着莫名的自私——她想挽留住自己的女儿。

不知不觉中,黄老太牵着女儿的手,穿过了那片熟悉的竹林,走过那条有葱郁野草包围的小路,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就这样,她送走了女儿。

女儿走了之后,她的心必须放下,因为她还有一个儿子,让她的心有阵阵心痛的儿子。

他已经20出头,成天闲人一个,母亲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他只知道如何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只知道如何结交三教九流之人,总之他集所有的不良嗜好于一身,而这些东西就像致命毒药,已深入到了骨髓。

一天,黄老太患了重感冒,整个人精神不振,好似被腌过的茄子,脸面黯淡无光,眼神显得呆滞。她精神恍惚地为儿子做着饭,准备着他最爱吃的菜。曾勇回来了,拖着腿,步履蹒跚,她虚掩着的双眼一下子就睁开了,整个人好似被电击一般,猛然回过神来。

怎么了!你的腿怎么了?!黄老太面容焦虑,同时异常激动地问到。

没什么,拿点钱给我,我有急用。曾勇傲慢的口气中透有一丝气愤。

我前几天不是才拿了200元给你吗?每次都说急用,那你也不给我说说到底有什么事。家里本来就很穷,而且还要周转生活。黄老太无奈地说着,心里委屈不由得翻腾出来。

我去看腿行吗,难道想看着我残废啊。曾勇向黄老太大吼。

家里真的没钱了,我拿什么给你。况且我这几天身体不好也没上班,哪有钱。

你给不给嘛,从小我就没爸,你还这么对我,真是受够了。他带着难以平复的愤恨振振有词地说着。

就这点儿钱

话音没落,曾勇顺势抢过黄老太手里的钱,瘸着腿,如惊兔般快速地摇晃着出了门。不得不承认,黄老太已经老了,她连瘸腿的儿子都没跑过。她瘫坐在地上,向着儿子远去的方向大喊,可这只是徒劳。伤心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这种锥心之痛,谁能理解?这么多年的含辛茹苦,换来的又是什么?自己少吃少穿,一心想让子女过上幸福的生活,可终究又得到了什么?唯有一个人的晚餐,儿子的不孝,长久的孤独。

她越想越伤心,红肿的眼睛将眼光锚向门前不远处的幽长的小路,心里想着懂事的女儿,泪水更是哗哗地流了下来。

没过几天,一个噩耗传来,黄老太的儿子因贩毒被抓,面临15年的牢狱之灾。她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呆了,同时也被彻底击垮了,好似现在正在做一场噩梦。她不停地晃动着头,手扶着门,重心失去了控制,整个人慢慢地下滑,最后瘫坐在地上。之后,黄老太去探望了儿子好几次,可是屡遭冷言。

她整个人仿佛再次堕入无边的深渊,只想将自己与外界隔绝,想让后悔与自责充斥这个被遗忘的角落。她自责自己的无能,自责自己没有完成丈夫的遗愿,自责自己没有一副好身体后来,黄老太病了。

女儿曾珍知道后,从远方赶来,就像一缕久违的阳光,驱散了黄老太内心的灰暗的雾霾。她依旧那么善解人意,在曾珍的说劝下,黄老太重拾回扩散的信念。

为了安抚眼前这位孤单的老人,曾珍带过来一只小猫,它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一双奇特的眼睛,如雨后天空一样明澈,仿佛能看透人心;黄白相间的花纹,淘气的性格,小猫的到来一定程度上充实了黄老太的内心。

陪了母亲半个月后,曾珍离开了,生活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不过这样的静着实令黄老太生怕,而失落、自责、孤独已经成为了铭刻于心的内在元素,并影响着她的余生。

现在她唯一可以收心的事,就是这只通灵的小猫咪,不论白天黑夜,它都形影不离。逐渐地,这只猫成为了黄老太的倾诉对象。之后让黄老太甚是惊讶的是,它同女儿一般,竟会如此善解人意。

两年下来,黄老太想通了很多问题,心中的阴霾也一扫而过。而她与猫的故事也在当地传的沸沸扬扬,人们都给黄老太打气,夸赞她有了一个好老伴儿。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一曲流年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