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烛泪(五)

美言吧 时间:2019-01-13 02:09:23

(五)

看着黯默垂泪,两鬓斑白,形容憔悴的妈妈,吴莲抹了把眼泪,使劲擤了把鼻涕说:妈,咱不能这样下去了。咱们得合计合计想想法子!

万莉莉夫妇俩一脸不快地来到吴妈妈家,她一脚迈进去,一脚在门外就开始大声说:妈,您还好好的,立什么遗嘱啊?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地还得大老远过来!吆喝,腿还都挺长的,都到齐了!这位是?这位是我们特意请来的张律师进行公证鉴定的。吴莲答道。自己家里的事儿有什么念叨不清的,还花钱请律师,有钱烧的啊?有些事儿,我们还真没专业律师清楚!万莉莉环视一圈,发现就连不怎么露面的大嫂舒娴都到了,而且每个人都一脸的郑重肃穆,不由得收敛了几分气焰,乖乖坐下。

是这样的,我的委托人刑慧女士委托进行遗嘱公证事项。在公布遗嘱之前我的当事人有话要说。

我呢感觉自己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趁着还算清醒把家产给大家亮个底儿,该给谁的给谁,省的以后你们争来争去,一家人都不认一家人了。就是嘛,亲兄弟明算帐!早就该理个清清楚楚的!万莉莉点着头说。我和你爸爸这一辈就你们三个孩子。活这么大岁数了,我也用这么多年想明白了好多事儿。小莲作为姐姐是最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背着大伟抱着小德的,最委屈的是明明书读的很好很好,就是因为是个女孩儿,你们的爸爸就让她初中都没念完就上班供弟弟们上学。本来婚后,夫妻恩爱,儿子乖巧,挺好的。谁成想明硕竟然年纪轻轻就丧身车祸,留下孤儿寡母的。。。吴妈妈停顿了一下接着哽咽着:本来娘就够难的了,小莲又下岗了,更是雪上加霜。吴莲忍不住哭出了声,明磊懂事地拍着妈妈。可是无论再苦再难这孩子从来都没有跟我开过一次口,没花过我一分钱!万莉莉斜斜眼睛,撇了撇嘴。

大伟从小懂事儿知道心疼人儿,是个没嘴儿的葫芦。娶了舒娴连生了俩闺女,佳佳欢欢,说实在的我和你们的爸爸都愧对他们娘三个。舒娴性子柔顺,人也勤快体贴人,可是我们几乎没给孩子一个好脸儿,一口好气儿,对俩孩子也几乎没正眼瞧过。舒娴捂着脸,肩膀一抖一抖地哭了。吴伟搂过妻子的肩膀,一脸的愧疚和心疼。

小德呢是最小的孩子,从小嘴就甜,招人喜欢。娶了莉莉,不仅长得漂亮,家世还好,,而且她还很争气地生了俩孙子,我和你爸爸生怕委屈了莉莉,恨不得双手捧着他们娘仨。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贴补他们生活也最多。妈,这么说就不对了,这不都是为了你们的孙子,都是为了老吴家的根嘛!万莉莉不满地打断婆婆。是啊,我和你爸爸以前一直都是这么想的,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可是,自从你们爸爸去世后,和我几次生病,我慢慢地不这么想了。我呢年纪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不便。需要照顾了,大伟舒娴被我们伤透了,长年累月没登过门,指望不上,我也没有怨言,谁叫我自作孽呢?而得到疼爱最少的最不受重视的女儿,端屎端尿,任劳任怨,外孙为我跑前跑后,体贴入微妈,别说了,这不是应该的嘛!吴莲轻轻打断妈妈。吴伟夫妇脸红了,低下了头。妈,本来就是嘛,姐姐可是你亲闺女,照顾你也是她本分嘛!万莉莉不悦道。是啊,你姐姐是亲生的,难道小德就不是亲生的?我待你更是超过亲生的。你们是怎么做的?要钱的时候手伸的挺快,嘴巴比抹了蜜还甜,可是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呢?妈,你何必当着外人这么说我们呢?一点面子都不留!好歹我们也是俩孩子的父母,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我们不是忙吗?一直没说话的吴德憋不住了。

吴妈妈又于心不忍了,口气缓了缓说:好吧,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就是说一下家产的分配。我和你们的爸爸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现在有两套房子,一套就是我现在住的,136平米。一套就是以前的老房子83平米。现在你爸爸没了,你们呢也都有自己的家了,我一个人也没必要住这么大的房子了。所以,我打算卖掉这套大的养老用,花不完剩下的钱你们姐弟仨均分;我住进那套小房子里,等我没了,房子给小莲,我已经办好了过户手续。

我反对!万莉莉噌的一下站起来,这不公平,子承父业,女儿有什么权利分娘家的家产?而且凭什么孙女要和孙子分的一样多?她们也是要嫁人的,也是外人,你的俩孙子,才是老吴家的根,老吴家的一切都应该是孙子的!

律师在这呢,让律师说吧!吴妈妈说。

好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子女有平等的继承权,孙子孙女外孙也享有同等的继承权。在当事人意识清醒具备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而且子女尽赡养义务多的,可以适当加大分财产的份额。尽赡养义务少的或未尽赡养的,可以少分财产,或者被依法剥夺财产继承

吴德夫妇霜打的茄子般,脸色灰白,萎顿下来。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