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莓

美言吧 时间:2019-01-30 01:21:11

一、

遇见她的那一天,格兰之森下起了朦胧的雨。

虽不是什么奇妙的邂逅,但似乎也有几分命运的偶然。持着手枪、背着鼔囊挎包的他翻过几道灌木,便看见她怅然若失的站在枝叶间,垂下的红色马尾搭在小小的双肩上,活像个无助的小动物。

他见过她,在赫顿码尔人潮汹涌的市集上,其他摊子上全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唯独她,小小的摊子上满是鲜红的野草莓。

那真是幅令人无法忘却的光景。

似乎察觉到了他人的视线,她缓缓转过头来。同他对视后的湿润双眸登时散去了迷茫,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一步步向后退去。

我有那么可怕吗他无奈地挠了挠头发,一边配合着她的身高蹲了下来。

迷路了?

!!——她像是中了石化般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小小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两只手如同失控般不停地挥动着。

唉他轻声叹了口气,抹了一把脸后站起身来,一脸认真地看着她: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要么跟着我走,要么就继续待在这等其他人或是什么怪物找到你。

那么,你要怎么办?

她默默地低着头,既没有应答也没有动作。一时间,只有哗啦啦的雨打声静静地回荡在枝叶间。

嗯。就在他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她开口答应了,声音细若蚊呐,若不是看到她点头,他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现了幻听。

得到了明确的答复后,他点了点头转过身,将挎包换到另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然而等了一会,却不见有手搭上来。

怎么了?他疑惑地转过头,见到她依然满脸通红地站在原地,他作出了一副苦恼的表情。雨天的森林比平时难走多了,你不拉着我的手,要是一不小心摔倒,这时又出现什么怪物的话——

他还没把这句话说完,她就已经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娇小的她闭着眼瑟瑟发抖的样子,真是像极了一只小动物。

真有那么害怕吗看着她抱着自己手臂不停颤抖的样子,他不由得笑出了声。他稍稍将手抽出一些好让自己能够走路后,朝树林深处迈开了步伐。

二、

隆隆隆隆——咯嚓!伴随着不妙的碎裂声,强化机停止了运作,同时一并将变成碎片的手枪吐了出来。

又失败了啊他的语气里满是遗憾,脸上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开始收拾起碎片来。

十七把武器有八把失败,比上次成绩差许多呢。在他身旁,坐在桌上翘着二郎腿的凯丽朝他投来幸灾乐祸的笑容,你这‘强化专家’的名号快要保不住了呀,怎么办呢?

他猛地侧过头来,冷冷地扫了凯丽一眼。如果不是你搞的鬼,那就是炉岩碳的问题了。因为下雨天较难收集,所以我一直在控制炉岩碳的用量。说话时,他瞥了瞥身旁差不多空空如也的挎包,结果反而适得其反了么,唉

那就是你的问题咯,嘻嘻不过,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还要出去,你也真是拼呢。凯丽抬头看向门外垂下的雨帘,这些日子,雨一直下个不停啊。

他随着凯丽的目光望向门外,细密的雨点纷纷洒洒地从阴云里洒下,打在地面的积水上,发出滴答答的单调雨声。平素热闹的街道上此刻空无一人,嘀嗒的雨声显得更加的空旷而沉寂了。他对这种气氛有印象,没错,这样阴沉湿漉的天气就跟在森林里那时一样——

然后,仿佛理所当然般,那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门框中,自然到他好一会都没有回过神。

哎呀呀。凯丽从墙上扯下一块毛巾,将那个瑟瑟发抖的身影带进了店里。

她比上次见到的时候还要狼狈,浑身淋得湿透,小脸也冻得惨白,但双手仍紧紧抓着一个小小的布包,像宝贝一样地抱在胸前。

真是的,湿成什么样了啊,帮她擦干了头发后,凯丽对她露出俏皮的笑容:我现在帮你去找件换的衣服,你可要注意在场的那个男性哦。

因店里的温度而放松下来的她似乎现在才发现一旁的他,呆楞了一会后,她慌张地躲到凯丽的背后,又探出通红的脸偷偷地望向他。

你似乎不大被待见呢。凯丽向他讥笑了一声,走进了里屋。他假装没听见,将一把短剑连同一把炉岩碳一起扔进强化机里,开始操纵起机器来。

她呆呆然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似乎强化机附近的温度要暖和许多,她朝他的方向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在不远处蜷缩着身子坐了下来。

一时间,只有机器的隆隆声在吱吱作响,与屋外的嘀嗒雨声相映成趣。

你,今天也进森林了?似乎是觉得太安静了,他挠了挠头出声问道。

她像个小动物般惊慌了一会儿,才弱弱地怯声说道:嗯没有,那么深入,今天

这样啊。他侧眼看了看桌上的布包,那大概是冒雨进森林后的收获吧。他的脑海里 忽地浮现出那幅令人难忘的光景。

你很喜欢野草莓吗?

他本以为她会立刻回答,没想到沉吟了好一会后,她才微妙地轻轻点头,细若蚊呐地嚅嗫道:它很重要因为,我需要它无论如何

是嘛。他不再言语,将目光重新投回强化机上。机器里的火焰渐渐暗淡,短剑表面也逐渐浮出一层淡淡的微光。

那个,上次谢谢你。意外的是,她竟然向他搭话了。

谢什么?

那个,带我离开了森林

没必要的。他从挎包里摸索着,将剩下的炉岩碳一并扔进机器中。我只是自己想这么做罢了。

嗯但是,还是谢谢她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谢谢你愿意帮我

真是犯规的表情呢。看着她的脸庞,他忽然不明所以地笑了笑,然后按下了强化机的按钮。随着叮的一声轻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短剑被吐了出来,他将短剑收入挎包,拿出一袋金币放在机器上,接着披上了身边的斗篷。

要,要走了?嗯。等,等等!她忽然拿起桌上的布包,绕到他面前展开了它:要,要尝点野草莓吗?

看着布包里还沾有水滴的野草莓,以及布包后那张忐忑不安的小脸,他像是认命般地,叹息着伸出了手。

连绵了十几日的雨季终究迎来了晴天,沉寂了许久的赫顿码尔,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恢复了往日的繁华与喧闹。

他像以往一样朝着市集走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或许是想买些生活用品,或许是物色下新的装备,或许只是想感受下热闹的气氛——更或许,只是想找找某只娇小的小动物。

这样胡思乱想着,他走进了市集里。迎走雨季的市集人头攒动,吆喝四起,正如预料的那般热闹又充满活力

似乎有些过于热闹了。他望向远处那片异常聚集的人群,疑惑地皱起眉头。

喂喂,那些不是德洛斯的围在边缘的人群轻声地交谈着,怎么回事?太张狂了吧,那个人好像是故意找碴呢,喏,就是那个女孩一直卖野草莓的那个喂喂,你的草莓把我的鞋底弄脏了,你要怎么负责呢,小女孩?一个衣着华丽的家伙居高临下着,一脸狞笑地望着她。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像是不愿与他对视一样垂下了眼眸。喂!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几名看不下去的冒险者靠向前去,但立刻被随行的士兵挡住了:少管闲事,还是说你们要和军队作对吗?!看到士兵们威慑着拔剑的态势,冒险者们只能咬牙着后退。

喂喂,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母亲没有教过你说话吗?那家伙毫不在意地拿起一颗野草莓扔进嘴中:呸,酸的想吐,不愧是下等人的水果,你妈妈看来就和你一样,都是低贱卑微的存在——

毫无预兆的,他突然偏过了头,拳头大小的南瓜火球瞬间擦过那家伙的脸颊,在脑后不远处迸裂出红色的火光。周围的温度仿佛被点燃一般,那家伙的额上不由渗出了汗水。

她紧握着手中的法杖抬起了头,柔弱的脸上满是愤怒与委屈:绝不允许你这样的人说我的妈妈!

啧啧,魔界人么。两名士兵迅速从两侧靠近了她,毫不留情地将她按倒在地。看着被士兵压制住不断挣扎着的她,狰狞的笑容从那家伙的脸上浮现:那真不好意思,我可能说错了——

唔!她的头被用力地踩踏着,她不禁痛苦地呻吟起来。你们这些灾星,连畜生都不如。不过也多亏你们啊,现在大陆上一片混乱,我们德洛斯才有机可乘呢哈哈哈!说起来,半年前在格兰之森那场大火中,有见过魔界人飞进森林的身影呢。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看来早被烧成了灰吧哈哈!

!难道妈妈她的小脸霎时间变的无比的惨白。她愣愣地盯着那家伙,那双眸子绝望而又干枯。

啧那家伙别过脸去,有些厌烦地挥了挥手:把她带走,看看能知道什么情报。

两名士兵松开了手,接着将无力垂下的她架起。

就在这个瞬间。

耀眼的光芒毫无预兆地,在人群中迸裂开来。

呜哇!什么玩意?!眼睛!我的眼睛!被亮光刺激的人们惊声尖叫着,场面顿时骚乱起来。

没有多久,光芒便消散了。恢复过来的人们惊讶的发现,几座人形冰雕伫立在原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而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啊,醒了呢~迷迷糊糊的黑暗中,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她缓缓睁开眼睛,两道模糊的身影映入了眼帘。见她醒来,他和凯丽轻轻地松了口气,凯丽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么,我去拿毛巾,剩下的就交给你咯。

感觉怎样。凯丽走出房间后,他坐在床沿旁轻声问道。

她稍稍别过头那个,谢谢你又帮了我——

他忽然伸出食指抵住她的嘴唇,没让她再说下去,然后轻声说道:能和我谈谈你的母亲么?

她闭上了嘴,抬起头看向了他。他的表情前所未有地认真而严肃。

我的妈妈,是个漂亮又热情的人。在魔界,她很乐于助人,经常帮助有困难的 人虽然偶尔会闹出很多麻烦,但我最喜欢这样子的她了她像是梦呓般地絮语着,半年前,妈妈忽然消失了我找了好久好久,才知道她似乎为了阻止‘使徒’们,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追着妈妈的脚步来到这里,找了好久好久,却一直找不到有关妈妈的消息我,我已经不知道怎,怎么办才好了!既,既不认识路,也,也没有认识的人!野草莓是妈妈喜欢的水果,我就一直,一直采在市场里卖,希望妈妈能听到我的消息

所以,当听到那个人说的话,我我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淌下,她抱住双臂不止地抽泣着,那颤抖着的小小身影,真像个无助的小动物。

他默默地看着她,脸上浮出无奈而烦恼的表情。最后,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

一边微笑着将手放在她的头上抚摸着,他轻声开口道:

从市场离开的时候,一个红发的女人抱着你找上了我,她将你托付给了我,还有他从胸口的口袋里拿出一条精致的银链,小心地放在她的手心上。

她睁大了双眸,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银链。看着她呆楞的样子,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将另一份托付也给予她:以及,她让我为你带一句话:

‘妈妈我正在对抗恶势力的路上呢,不用担心我哦。啊,还有,野草莓,很好吃哦!’

唔,唔,呜呜——呜哇哇哇哇!妈妈!!似乎一直一来紧绷的链条忽然松开般了,她像个孩子般放声地呜呜大哭起来。他轻

那条精致的项链,被她紧紧地拥在怀中。

他在燃烧的森林中拼命地跑着,在他背后,一群发狂的牛头人不顾一切地追着他。

灼热的温度夺去了他太多的体力,已经脱力的他慢下了脚步,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起来。他似乎都已经感觉到背后牛头人炽热的喘息。

完了。他放弃地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那群牛头人马不停蹄地冲向他,将他碾成肉泥

如果没有那一道湛蓝的光的话。

蓝色的光芒拂过牛头人们,将它们撕成了无数的冰晶碎片。

劫后余生的他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大口喘着气。

总算是赶上了呢。树丛间传来一声轻快的声音,他偏过头去,一名漂亮的红发女子举着法杖靠在树上,一脸笑意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一直流淌着的鲜血太过醒目,他甚至没注意到插在她胸口的数把长剑。

你,你的伤口他挣扎着站起身,朝着她缓缓走去。她依然微笑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失血过多,我已经活不久了。不过在死之前还能救到一个帅哥,我看来运气也不错呢。

他沉默了许久,最终只是苦笑着叹了口气:

我能做些什么吗?

哎呀,怎么好意思让帅哥帮我做事呢但如果真能做些什么的话她忽然绽放出无比柔和而温暖的笑脸,空着的手轻轻握住胸前的项链。

就代我跟个孩子讲一个可爱的谎言吧。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答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