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鹤城,最美遇见(一)

美言吧 时间:2019-04-28 04:05:53

(一)记忆

林子一家搬到素有仙鹤栖于南山峭壁而闻的鹤城,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的鹤城,到处都是低矮的砖房,整个城市就是一个黑白的大照片,灰的天,黑的房,灰白的柏油路,机动车很少,人们缓慢走着,看着很悠闲。鹤城是一个以煤为主的城市,城市大大小小矿数不胜数,运煤的车是不少,车撒在路上的黑色煤,在这个多风的城市,煤粒借风势漫天飞舞,是最讨人闲了,回家用手一摸,黑色的物质随处可见,白色的衣服,可别想穿,走一趟矿工路,白色就变成灰色。

煤矿上的工人大多是从全国各处地方招募过来的,本地的人是吃不了这个苦的,井下的工作非常艰苦,俗话说,吃着阳间的饭,干着阴间的活,这就是真实的工人的工作环境,本地媳妇都不愿意嫁给他们,只好从老家取亲了。

林子清晰的记得,那个矿工路两旁的单身宿舍,挤满了初到咋地家属,几个人挤在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单间,每到黄昏十分,宿舍里,做饭声,孩子哭声,打骂声,交杂到一起,好不热闹,矿工路旁开的小馆子,陆续迎来了,下了班的煤矿工人,他们三五一群座下,拧着事先准备好的二锅头,要了一些花生米,快乐的喝起来,划拳,胡聊着,工作中的愁苦顿时麻醉在胃里酒精里。一喝就是几个小时,直到他们的女人来找到回家,才摇摇晃晃走了。有的满脸通红,有的骂骂咧咧一路,有的回家倒头就睡,最恼人就是借着酒在家里装疯卖傻的男人,破口大,吓得自己孩子蜷成一团,女人就成了他们出气筒......游戏厅里,不知谁家的熊孩子,还在那玩着。

林子家就在鹤城这个矿区,右拐有两所学校,这里除了两栋旧的家属楼,其他地方盖得都是红瓦灰墙低矮的房子,前排和后排中间形成一个胡同,彼此不隔音,在房间里能清晰听到外面的声音。林子的父亲就是那种,一个人挣钱养一家的情况,再说了,女人在那个年代,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做家庭主妇,养孩子。所以男人一回到家,就成了大爷,两腿一蹬,躺倒床上,饭菜只需张口,女人就端到面前。女人知道男人累,哪知道,女人每到下班巴望门口,男人没回来,女人就要担心了,一起去矿上问个明白,才放心,可见女人的心比男人更累。

林子是个安静的女孩,不喜欢吵闹的父亲,今天晚上父亲又喝了点酒,耍酒疯,林子的应妈妈的要求,去矿区小卖部买醋给爸爸醒酒,在穿过胡同时,步伐极快,不知被什么拉了一下,一阵疼痛,原来脚脖被一个铁丝刮住,伤口竟流出血来,一时不能动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恰好有一少年路过,你没事吧,需要我帮忙吗

林子抬头一看,原来是同班同学,周星宇,哦,是你,

两人同时说出,不免会心一笑,这么巧,你能帮我去买几袋醋吗

你在这等我一会

林子望着他走的背影,心中掠过一丝温暖,花季的年龄,情感初体验,不免心中有一丝凌乱。

好了,给你,这是创伤贴

谢谢

今天,算你走运,周星宇潇洒的摆摆手。

回到家里,林子回忆周星宇这一幕,这个小伙子,在班里出了名的热心肠,谁有困难,他都会帮忙,今天帮这个借书了,明天帮那个拖地那,后天,又帮人解决小事......今天碰到他,真是走运。

林子记得那是1996年,那时候情感还是那么的纯正,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林子也没多想,觉得很自然,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热情似火的人。

初中毕业时,林子的母亲给女儿改了志愿,去隔壁城市上了中专,林子没有怨言,离开家,也不错,最起码,很宁静啊。

三年很快过去了,毕了业的林子,想去外面看看,但是妈妈不同意。

我不想回矿,有什么好的,工资极低,我想去外面锻炼一下

不行,女孩子,怎么不知道安稳呢,老往外跑,有什么好的

不,我就不,我必须去

看着女儿坚决的,母亲把女儿档案调到矿上,先放那里。

(二)偶遇

2002年,中国经济那个时候,是外贸的天下,外贸订单满天飞,林子去到南方工作太好找了,工资又比家中高,林子喜欢那个快节奏生活。每个月,林子给家中寄了钱,几年过去了,林子的家又搬了,搬到了买了临街的四合院,林子不在的几年,矿上也发生一些变化,把小煤矿关了以后,父亲的工资也涨了不少,母亲的脸上笑容也多了。

孩子,回来吧,我始终担心你

没事,我很好

林子凭着一股倔劲,从最初的一线到管理层,后跳到一家福田印染集团公司做外贸跟单,又学了一口流利粤语,生活越发惬意起来,但是精神时常难免有点失落,一个人,时常还是会想起某个人的热情。

福田集团公司宿舍区,布置和大学的校园差不多,有娱乐的地方,有休闲的地方,每个月还有各式各样的培训,粤语,英语等等。林子在这里快乐的吸取这里的文化,每天忙得不易乐乎。

今天,我们业务8组来了一个新人,阿林,和你是老乡师傅阿珍说。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林子自嘲着,手里翻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不停得查着某个订单。

来了,来了,一个帅小伙,只见瘦瘦高高的个子,皮肤很白,偏分,头发很清爽,笑咪咪的,用纯正的普通话说,我是周星宇,来自鹤壁,希望请多关照。

正在低头的林子,像触电一样抬起头来,盯着他看,一晃十年,他已变样,唯一不变是那个笑容。

你以后,就跟阿林吧,让她带你

你,---你,也在这里四目相对,复杂的情感,让你觉得是幻觉......

太意外了林子很激动,

午餐时,两人座在一起,谈论,这次偶遇。

我大学毕业,学的是国际金融专业,无奈专业太热门,几个好同学说去南方找,说那里就业多,而且美女也多,就来到这了,不曾想到碰到你,真是太有了

我也觉得太意外,初中毕业后,就一直未见面,也许你早把我忘了吧

好了,别这么伤感,我们下班去庆祝一下去

林子的心里一直洋溢快乐的感觉,心脏也怦怦跳起来,以至于下午工作都不在状态。

现在林子出落的高挑,眼睛还是那么大,模样清秀标志,周星宇,还是那样阳光帅气,两个很是登对。

两人相约去了餐厅,

你大学四年,应该谈了女朋友了吧

有一位,她和我一起来到这里,现在一家外贸公司做翻译,她是广西人,我家人不同意,觉得太远,但是我不那么认为

哦,挺好的

你呢?

我还是一个人,可能份没到吧.....林子不自然的耸耸肩膀。

好了,今天老同学见面,干杯

林子心里明显有点酸楚,她也明白了,原来,他来这里纯属偶然,有无分,想想温暖的心又凉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林子似乎厌倦南方的一切,有点想家了,每次面对周星宇时,都有些不自然,正想着妈妈,妈妈突然来电话了,孩子,现在矿山效益好了,你的工作不能扔啊,快回来吧,也大了,该谈个对像了,光在外面漂着,如何是好啊

好,好,我下周办好手续就回去

让林子加快回家的还有一件事,就是前几天自已病了,这里水土不服,水质不好,造成林子体内有结石,林子输了液,做了个碎石,准备下月就走了。

非常感谢你,周星宇,谢谢你的照顾,我想我要回去了,不能再漂了,同时祝你们幸福说完这话,林子心里有一丝痛楚。

好吧,没什么的,你也知道,我就是这个样子周星宇不知说什么,仿佛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明天,我送你!

情感这个东西,总是很复杂,有些话可以说,但是不能说,情感的不确定性,有却无分,只是时间是检验一切情感的基石。

(三)回家

2008,终于,林子回到几年未回的家,现在的鹤城真得变化很大,街道两旁大的超市一座一座,楼房一个个拔地而起,街市热闹起来,连厕所都重修了,人们忙起来,步伐也快了不少。矿工路两边的单身宿舍,也粉刷一新了,到处欣欣向荣景色,新开发的鹤城新区,一种大都市的味道,各式各样的建筑,有西方的圆形,东方方形,都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每一处,都有一主题。花园景秀,处处如画,路宽4道,各式各样的花,灌木错落有致,与道路相隔开,绿树围绕。沃尔玛、肯德鸡等外国的品牌也都入驻了,各大品牌,房地产也热了起来,服装、娱乐、教育,等配套设施,都齐全了。这一年,林子家又要买新楼,国家的政策也好了,所有的工人都有机会住新楼,国家拿钱改造这些矿工区。

家里还是好的,没有那种失落,好了,回来,就不想出去了。闺女,你运气真好,咱们的矿效益好了,听说现在是个什么煤化集团公司,后勤生活科又要人,你这回,直接能上班,要不然还要费事,你也知道,没了关系,想进国企,可不容易啊!林子的父亲楠楠说,心高气傲,有什么好,脚踏实地才是硬道理,女孩子稳定才主要父亲又抽一口烟。

好了,我知道了,这不是,听你们的话,回来了

林子开始在床上玩着手机的上的游戏,游戏里一个小女孩再那收拾餐桌,然后就是给客人点菜的游戏,心理想,明天就去干一些服务员的工作,真是无聊,心里真是不喜欢,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只能接受老爸,老妈安排。

林子的老爸,老妈,心里有自已的打算,只要闺女回来,工作稳定,就可以找一个好对象,这样林子的生活不会太差,女孩子总要嫁对人。

林子,明天头一天上班,可要和那里人搞好关系,别太任性,

不就是一些服务员的活,虽没有干过,但是我正在玩这个游戏呢,正在学习呢,大不了,我少说话就是了,国企的人还能比外面的人难相处吗?林子烦老妈啰嗦。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折戟(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