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叹】第十六节:有惊无险

美言吧 时间:2019-04-28 02:31:15

他们几个大概行驶了小半晌的时间,看到了远处入口处的地方,几个人都会心一笑,仿佛到了这里他们安全便得到了保障。

东篱信阳就把马背上的叶小鸽叫醒,醒醒,我们到了。

这是什么地方呀?叶小鸽神态惺忪,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就随顺嘴一问。

洛安镇,就是百姓用来买卖交换的集市?你以前没见过吧?只是没有皇城热闹。东篱信阳提到皇城明显了他很喜悦,可以看出他有多喜欢哪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或许哪里有他什么牵挂的人在等着他的归期。

跟我想象的有那么一点点差别叶小鸽心里却在嘀咕,古代又怎比得了现代。

慢点。东篱信阳伸出要接叶小鸽下马的双手,叶小鸽配合他下了马背上。叶小鸽站在路边,看着身边进进出出的人,穿的衣服都是很粗糙的布做的,和电视剧里哪些老百姓都穿得很好,分不出谁是有钱有权的人,这里就不一样了,他们三六九等都是可以从细节分辨得出来。

把披风拿过来。东篱信阳吩咐属下去拿,怕她穿着一套不合身的男装出现在众人面前,就拿披风遮挡一下,转过头看见叶小鸽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奇的问看见什么?

啊叶小鸽还没回过神。

啊什么啊?看见什么了东篱信阳以为她看见了什么认识的熟人,或许是碍于他们不好找上前去。

他们为什么穿的衣服布料那么粗糙呀?不硌得难受吗? 叶小鸽问道。又想来,古代人技术不够先进,条件不允许,没有舒适透气的面料也解释得清楚的。

这不是你需要去管的闲事,这个披上。待会去看一套合身的衣服,把身上这套换下来吧? 东篱信阳顺手丢了一件披风。

这披风太长了?叶小鸽不想披,正想说呢?就被东篱信堵回来。

那是你自己矮?看看,这一身在大街上走什么样子,不怕别人把你当怪物看你可以不披。叶小鸽听着东篱信阳这么说,也觉得在理的,就乖乖的披上了,还把两边紧裹着不漏一点可以偷窥的地方。

走吧。几个人游玩似的进了洛安镇。

你好,打听个事?哪里有卖衣服的。叶小鸽听到前面的随从问卖服饰的铺面在哪里,好直奔目的地。到了店里,店老板先是打量几个人风尘仆仆的,看出他们像是急忙赶路的,要点什么自己看。老板也不怎么搭理,大概以为是逃荒的人。

自己去选吧?东篱信阳。叶小鸽正想问他们要不要去选衣服,想想他们都带着包裹,也就自己没衣服,话到嘴边又噎回去了。

到了店里,凭借自己从事服装行业,布料更是重要。看了一圈下来,也是有华丽的,可大多数还是粗布料,叶小鸽还用手去触摸了那种粗糙布料,竟然还很扎人,也不晓得他们怎么穿的。瞅了半天叶小鸽找了一套颜色较浅的橙红色上衣,深水蓝的裙子,还看到一条深红色女人的腰带,简单搭配蛮好看的,最主要的是面料还不错。

就它吧。叶小鸽拿着选好的服饰走到结账的地方对老板说。

姑娘,你把衣服拆开买,我其它的衣服怎么卖得出去?老板很恼火的说。

那是你自己卖的衣服搭配不对,不好看我买来干嘛?自己没有品味还好意思说我。叶小鸽讨厌捆绑销售商品,就不自觉的怼了一把衣服铺的老板。

可以是可以,不瞒你说,就是有点贵。老板看了看随行人员,话的含义说自己买不起这么好的东西。

哎,你这人叶小鸽晓得自己没钱,还选了一件在他们眼里贵的衣服,找他们借也不好开口,就一阵的尴尬。

够吗?屠昂把一袋钱放结账的柜面,老板看到一阵尴尬,悔该自己看走了眼。

谢谢你呀。叶小鸽出来对屠昂说。

该谢谢的是他。屠昂示意让叶小鸽谢谢东篱信阳。毕竟他是主子,这些都是仆人。这会子叶小鸽犯嘀咕了,他会不会借机戏谑自己,但又细下想来,还是要去说,一路上他们除了没有义务的保护自己,自己也是欠他们的。况且的是,呵呵稍稍巴结一下,这几天自己看来是走投无路,有了他就不一样了。

叶小鸽不好意思的走到东篱信阳身边谢谢你。

刚刚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去好好换洗一下吧。东篱信阳把叶小鸽谢谢的话一笔忽略过去了。

好。他们找了户人家,给了一些银钱方便了他们沐浴。换洗干净的叶小鸽看起来整个人清爽自然多了,出来也是眼前一亮。旁边跟着他们走了那么久的路的部下,以前少有言语,原来你这么好看。

我本来就好看。你们也换好了?不愧是当兵的哈,动作这么迅速。看着他们已经围坐在桌子四周。没有自己的地方,叶小鸽乐呵呵的走到屠昂的旁边挨着坐下,你们怎么了,我来了一个二个怎么不言语?莫不是在密谋策划什么?叶小鸽故意营造气氛。

你那头发怎么不束起来呀?东篱信阳皱眉紧锁的问。

还没干,我也束不来他们弄的那发型?叶小鸽。

吃吧,吃完好早点赶路。东篱信阳。叶小鸽正准备低头吃饭,看见米饭里有石子,还不是一个两个。

这米怎么有这么多石子,吃多了会得病的。在看看桌子上的菜,也是很随意,大概就焯了一下水,也没见什么油水。

你该庆幸自己还能坐在这里吃上一顿饭,外面到处都是没饭吃的。东篱信阳一边说一边吃。

有土地干嘛不种,那不就有粮食了吗?叶小鸽这也是第一次说了这么天真的话。

看来你果真是个娇滴滴的公主,出来什么东西看着都稀奇。土地?若不是争夺土地,哪里有何来销烟,读书人不知道当兵的吃的那种苦,有何来理解百姓吃不上饭。讨厌鬼也来补叶小鸽一刀,叶小鸽意识自己这次真的说错话了,她其实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越解释越混乱。

吃完饭今天坐马车。东篱信阳晓得讨厌鬼的话刺到了叶小鸽,自己的话有些太硬了,或许她真的是古越国公主,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普通人的生活状态。有马车坐了,叶小鸽心理偷偷乐一下,面色上却不露声色,她还是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叶小鸽却不晓得那马车是东篱信阳怕她不习惯,派人去买的,比起骑马要拖延他们的行程安排,他还是那么做了,连他也不知道是考虑她是公主,受不得颠簸之苦,还是因为她是女孩家,就应该受到更多的一些照福?

要出镇遇到卖银饰的,突然听到东篱信阳喊停车,马儿停了,车里的自己什么也不晓得怎么回事。只看见东篱信阳挽起帘子说,有卖首饰的,你挑选几件吧?

我?哦,不用了。叶小鸽想欠钱太多了,若是人家突然想自己还他钱,还不起怕人是走不掉的。

你头上什么装饰都没有。下去挑选几件?一边说东篱信阳一边拉她下来。看了半天,选了一个木头的雕刻的木钗子,就这个好看吗?叶小鸽拿起在东篱信阳眼前把玩炫耀自己很喜欢。

再选几件吧?东篱信阳不冷不热的只又冒了一句话。

我就喜欢这一只。叶小鸽不想贪心,她想到自己小时候老师说了一句经典台词男人好吃要欠帐,女人好吃要上当。,用在这里也是同个道理。

为什么不拿金的银的首饰?这个,还有这个也很好看呀?东篱信阳知道叶小鸽在和自己谦虚,这种境况彼此也都是熟悉的陌生人。

那是你喜欢的,我喜欢这个。叶小鸽猜想东篱信阳一定把自己和他们古代女人一样看重贵重物品。

为什么不买哪些贵点的?实话东篱信阳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冲叶小鸽说话。

欠得太多怕还不起。叶小鸽丢出这么一句大实话来。

呵呵我像缺钱的人吗?不是实话。东篱信阳一副高富帅的姿态俯视着叶小鸽。

怕欠太多了,你对我那么好,没有怀什么别的什么目的?不会把我卖了吧?还有我不喜欢你这幅高傲自大的模样说话,能谦和一点点吗?叶小鸽憋了好久的话终于说出口了。

就你这样子,卖得掉吗?那你还敢跟着我。东篱信阳戏谑的说。

比起那些刺客相比,你比他们好那么一点点。我还是相信你的。 叶小鸽见东篱信阳没生气,窃喜的呵呵一笑。

对你好,自然有目的。东篱信阳得意的笑着说。

我就知道哪有白吃的午餐,你不会把我真的卖了吧?叶小鸽一副惊忧的说。

我又不缺钱,卖你我还需要浪费大把时间东篱信阳一副小人得势的口吻说话。

那是什么?叶小鸽就更好奇,他想利用自己做什么?

要不然我给你一个喜欢我的机会?东篱信阳一脸妖媚的邪笑道。

什么?叶小鸽一脸绯红,尴尬的说话结巴起来。

放心你一根汗毛都不会掉。我保证。东篱信阳又切换一种谦谦君子的语气发誓。

我对你又不熟,发誓有用吗?这样的誓言我以前发很多,也没见老天爷劈死我?叶小鸽轻蔑的的怼了一句。

哈哈哈有意思。你要是现在反悔,我绝不为难你。想走就走东篱信阳一句话把叶小鸽给为难到了。走了,自己又该去哪里找那个梦中人,接下来的日子要栖息何处?

既然是谈合作,总要有谈合作的态度来,得让我知道你要让我做什么吧?我若不干了,可以随时走人吗?叶小鸽问。

自然进王府那天你就知道了。东篱信阳不晓得叶小鸽在盘算什么?竟然这么快答应了,只要各自想要的东西得到了就好,也不管那么多了。

叶小鸽看到一路上那些人暗子从不讲理,这个时代,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就凭自己活下去可想而知会很难。还有一个理由让她答应了东篱信阳,让他的手下寻找自己画像的主人。

突然一个陌生人急忙忙的赶来,示意让东篱信阳过去,从他们说话的举止表示好像很熟悉?也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应该不会和自己有关,自己不过是行程中的意外收获而已。只等了片刻他们就嘀咕完了。

付钱东篱信阳对屠昂说,右手很直接拉着乌鸦妤上车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了?是不是哪些人又追上来了叶小鸽猜想会不会和死士有关,一阵焦作蒙圈的样子看着东篱信阳。

差不多吧?东篱信阳并没有多说什么,叶小鸽庆幸自己又逃过一劫。也是很久以后叶小鸽才晓得,有暗子密报,新皇马上要登基了,幕后主谋知道他们途径洛安镇,一定不能让东篱信阳出现在新皇登基前回皇城,不惜任何代价就此诛杀东篱信阳,那个背后主谋就是此后的新皇太后,羲皇的非亲嫡母,原来这次派去的暗子是羲皇派去保护东篱信阳的人。

刚刚看你没怎么吃,这个吃点垫垫肚子。屠昂拿出一包布兜好的青果。

谢谢,你们也吃点。叶小鸽一个人也不好意思吃,问他们谁也不吃。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潜伏深
热门文章